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J系音乐志 LUNASEA ??羞肴???隙査 翻譯 LIVE参战 LIVE參戰 囧圖 大切なこと 腐女日志 ムック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膚淺萌男人 爱他就要黑他 不負責任樂評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lynch. TO THE GALLOWS TOUR #2 -SHOUT AT THE DEVIL- @広島Club Quattro, October 11, 2014
lynch.広島Club Quattro。这场是林奇的第一次広島Club Quattro。

虽然我手持一张渣番号,但我进去后豪无压力排到第四排,玲央叔线。开场后,玲央叔顶着一头金发出现!卧槽,帅爆了有没有!悠介红头发,那一身教父感的外套!クレモン全身黑,但很摇滚。葉月的太空感松身外套和裤子。我顿时アサヌ毕业,就他一身土!距我上次大阪的经验看,Club Quattro系列场子就是开场向前挤的节奏。果不其然,第一首GALLOW响起,全员向前挤。尼玛我开场还说打死不凑热闹,结果还是莫明其妙挤到第三排,和昨天一样!林奇的Live最好弄,因为只有甩手和甩头,没有形形色色的フリ。而且全场唱了很多旧歌melt,an illusion, ambivalent ideal, 但主要是GALLOWS和EXDOUS为主。但歌比上个巡回强太多了!林奇旧歌最高!

我忘了是哪首歌,葉月跑到玲央叔后面蹲下,还对着玲央叔的背后装鬼脸,这什么三观!

请容许我直接跳到MC部分,因为中间只顾high去了。。。

大概十分钟的アンコれ后,除葉月外全员穿周边登场。悠介穿了Shadows的限定周边。葉月说他没有穿周边是有原因的。他想要周边,但ぶっさん太远了,他有心无力,只好湿答答地跑出来。他还说一个rocker应该有梦想。十代时梦想自己去武道馆,二十代前半达成目标。如果三十代再不行,那不转行卖肉都不行了。。然后说自己也是三十代了,这里只有AK是唯一的二十代。不过他和三十代没什么差了www広島Club Quattro是第一次来,以前总是去広島ナミキジャンクション, 那里是日本传说中Live最热烈的地方。这里也是梦想来的地方(目测也就二百五十人多一点,上次基撸大阪有四百多,不过是大阪。。。但总比DuelJewel坑爹的五十人不到要强。。。)。我们花了十年才到这里,明年还来啊!然后葉月问第一次来広島是什么时候。有人说Mad Tea Party。葉月问真是这样吗?只见玲央叔甩甩头,还叫其他人不要出声。那时候悠介还在吗?悠介居然不在。葉月表示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

然后葉月开始无聊的幻想:如果们去了武道馆,我们下次去哪里?接着有人喊Arena(就是横浜那个),葉月说这不太可能。。ホール限定啦。然后喊了う什么。葉月说不知道。又有人说blue sky,葉月又不知道。然后居然有人喊宫岛www 同一个妹子说う什么什么和blue sky是同一个地方。葉月就说了一句冷笑话:う什么是BlueSky,パルコ是Quattro。。。

今天来了三位后台招待的幸运儿,三位都正好是広島本地人。三位都抱怨林奇去岡山太多啦,不広島。葉月他本人都不知道去岡山的次数太多了有木有!

然后葉月隆重介绍林奇的吉祥物,クレモン,让明徳说几句话。明徳问くまモン是熊本嘛,离広島近吗?全场所有人都吐槽熊本离広島很远好不好。明徳有点不好意思了。然后接着说话,葉月就在旁边踮着脚走路,惹得全场大笑。明徳不知道发生何事,又继续讲。没想到连玲央和悠介也跟着踮着脚走路。。。悠介还在明徳后面搞怪,惹得明徳更害羞了www

Encore的时候葉月还拿出私货爱疯在自拍,好烦!本番的时候他PHOENIX忘词,整个人囧到。表情真的是一个囧字!

好吧,其实整场都很棒,和之前那天的DuelJewel根本不是一个层次。。好累,但很开心!本次Report是在等林奇福岡开场的时候完成的。明天台风登录,基撸真的大丈夫?不要振替啊!

lynch. – TO THE GALLOWS TOUR@鹿児島SR HALL,May 24, 2014
10334473_10201897251260558_3868782732493213150_n.jpg

距上次lynch.的LIVE时隔两年半,这次来到九州看lynch.。 其实当时并没有想着疯狂的追他们,因为注意力和财力都转向基撸,所以当时想着九州看一场算了。没想到,lynch.的LIVE爆好看,而且人品大爆发,早知道就九州狂追lynch.了TAT!!!

来到会场是下午四点多,已经有好几个人排队等goods了。当时正好是后台招待,三位幸运儿点的歌都是近期的歌呢。。。出来的时候直叫“葉月かっこいい”之类的,好羡慕。

买完goods后,就匆匆忙忙的换衣服,排队等入场了。这场好多情侣过来看,而且是男朋友陪女朋友。男方不感兴趣的,完全就是陪女方看,好温馨。。。

入场后等了20分钟,GALLOWS的INTRODUCTION就响起。然后悠介、明徳、晃直、玲央依次出场,最后是葉月。葉月画了眼妆,眼睛瞪得老大,其实还挺有型的。我的位置是玲央靠墙,因为想看晃直嘛。晃直那天戴了头巾,穿短裤和红色长袜。红色长袜!!脚毛暴多!!好猥琐!!!玲央帅爆了,全身黑色,还戴围巾!!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抱歉没仔细看悠介和明徳,因为不是一个方向的。。。)不记得唱了什么歌,反正GALLOWS、DEVIL、OBLIVION、MAD之类的歌都唱了。果然是传说中的狂甩手+狂甩头的乐队,我就一直甩啊甩,除了男的不动外,女的都动了,整个会场陷入“髪の海”的漩涡中。我感觉葉月唱了很多首歌,时间过得很慢,但是好爽!后来还唱了我最爱的I’m sick, b’coz I luv u、A GLEAM IN ME和ADORE,好幸福!

晃直虽然埋没在舞台后方的鼓SET里,但是还是能勉强看到他的脸。不知道为毛,他打鼓的时候嘴是闭不拢的,一副做完运动后好累的样子。。。但是不知为毛击中我的萌点,好萌!(喂!)

现在重点说说葉月和明徳。

追了葉月的推那么久(现在我基本上PASS巡回才会有反应的没良心基撸,只看葉月和晃直的推),这个人是幽默又有才,所以才受女生喜欢嘛!说到ENCORE后的MC,真是笑死我。他先是拿了一瓶カルピス出来,然后“性感”地喝了起来。期间饭发出“呼~”的挑逗声,葉月看似“很不爽的”回应“有什么好呼的”。他看了カルピス的瓶盖一眼,原来カルピス的意思是“からだにpeace”。

葉月:“哈,原来是这意思啊?我现在才知道。鹿児島有出过类似的CM吗?”

饭没反应。

葉月:“反正名古屋也没有。”

好吧||||||||||||||Where is the HAHA point??!!

然后葉月开始吐槽场地。
葉月:“大家知道不知道我很痛苦的。我站在这里(就是舞台前方的小台阶)热爆了,但是你们可以看到我。如果我站到这里(就是离小台阶3米的地方),才有空调风吹过来。我好不容易吹一会风,你们又看不到我,我只好勉为其难站到这里了(就是小台阶)。有时候唱歌太high的时候,我想再向前,突然看到这个。”

葉月指了指头上的栏杆,上面写着赫然几个大字“DANGER。危ない。”

葉月:“上面写着DANGER;危ない。吓到哥了。”

全场笑死。

葉月:“哎哟,哥唱了好多场,今天应该是第9场吧,巡回过了三分之一了。最近不知道怎么搞的,我第一场一般唱不好,第二天才唱得好,上次3days limit的时候就这样了。所以今天不太行,才扯了那么多废话。今天的Encore list是leader,明徳和晃直三人共同决定的。不过呢,今天由明徳来开场白吧。”(中间玲央说了很多话,全场发笑,但我完全听不见。)

明徳:“鹿児島!”(声音是沙的 =_=)

葉月:“怎么搞的!你弱爆了!”

明徳:“对不起,我今天状态也不好。我正好站在通风口的顺风处,这里飘来很‘臭’的烤肉味。”(其实那股烤肉味我早就闻到了,我一度以为自己鼻子有问题=_=)

葉月指着通风口的方向,转头问饭:“咦?隔壁是烤肉店吗?”

场下有些饭回应:“对啊!”

鹿児島这个场也太奇葩了吧|||||||||||||

葉月:“那大家加把劲吧,让隔壁的烤肉店也晃起来!!”

饭:“是!”

这是什么奇葩对话。我发誓那一刻我真的有点担心烤肉店的客人。

最后要特别说说我的“人品大爆发”。话说我站在玲央side的第四、五排。虽说站得远,但从玲央的角度出发,看我是最方便的,这就导致后面的一连串事件。其实呢,玲央全场都阻挡我看晃直的视线,其实有点小不爽啦。因为我是戴着眼镜看LIVE,玲央一看到我,脸上很自然地流露“咦?”的困惑表情。其实他也不是第一个吓到的人,我都习惯了。后来后程有些累,基本就靠着栏杆休息,与四周狂甩头的人成巨大对比,而且前面的那个女生也是比较冷静地看LIVE。估计玲央看到的,打手势示意我这个方向的人努力加油。看到玲央的鼓励,我也努力地再坚持一下。玲央看到我们这边有反应,也示意叫好,好开心。后来,玲央在和这边的饭互动时,貌似有几秒的时间注意到我,可是我那时很犯贱的歪着头盯着尼玛猥琐的晃直!!结果玲央就很自然的说了一句“まあいいや”,好尴尬TAT!!最后的高潮来了。Encore时,一天只吃了两块面包步入奔三年纪的我真的累坏了,三首歌基本就站在那里不动,手也懒得甩了。而且又戴着眼镜,就算葉月和玲央叫前面的人冲,在基撸LIVE有过前车之鉴的我真不敢向前冲。Encore后,玲央和前面的饭击手后(就他这样做了,尼玛晃直挥挥手就跑掉!)第一个拿着吉他匆匆忙忙走进回到后台。通常这种情况下,吉他手是不会再出来的。没想到,玲央拿着两瓶水又走出来,一瓶满的,一瓶空的。满的那瓶水递给了前排的一个女饭,还很温柔的问“大丈夫ですか?”。本来我还心想玲央真好人的时候,突然他用很帅的表情朝我的方向丢空瓶。那完美的抛物线,我根本不用伸手就接到了那个空瓶。。。人品突然爆发!我顿时又惊又喜!去了那么多场LIVE,连裸椅子也没捡到,看baroque时圭的pick掉到我身上反弹,给前面的饭捡到了。。。没想到人生的第一次给了玲央啊!!玲央太好人了吧,心里好感动!我知道玲央好人又温柔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亲眼见到,真是好感动!我发誓以后再有LIVE,绝对只站玲央side,不把精力浪费在晃直身上!以后我就是玲央的NC粉!

看完LIVE,我有三项变化:

一、 只要lynch.来九州,全看。
二、 以后喝饮料只喝カルピス。
三、 抛弃生放送前狂喝酒、吐槽饭二十五分钟又秀黑色四角内裤的晃直,只对今年到四十岁但面容姣好的玲央 NC。(我强烈怀疑自己做不做得到。。。)

ダウト自作自演 武者修行 中卷 [ASIA DISCO] @ 深圳B10现场 2013/6/19
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
输入密码
博客好友申请


无聊照片一发
tumblr_m8mzkwsE5N1qa6dkxo1_500.jpg

找baroque图片时无意中找到的。

噢,我“幸运”的上了镜头,虽然头是很小的一颗 → 喂! 应该是AX LIVE的自拍照?

距我的位置判断,我当时应该在后方舒服的吹空调中。

(我人在图片的中段,那诡异的表情啊。。。)

バロック現象 第3現象 激しいライブハウスツアー @ SHIBUYA-AX, 2012.07.17
未命名

传说中的乐队baroque,没想到去年重新活动,现在的LIVE TOUR已经做到第三巡回了。其实当年他们的歌非常前卫,解散完全是年轻的荷尔蒙作祟。现在好不容易重新活动,当然要捧场。

说来正巧,我本是打算看giru的东京和京都两场的,正好可以游玩大阪和京都。后来因为baroque放出消息,7月17日在东京有LIVE。我想这个难得的机会,不看baroque对不起自己,所以就放弃giru京都了,转战去金沢(现在后悔了,因为金沢主打GO。。。)

SHIBUYA-AX的隔壁就是NHK电视台和各大以NHK命名的场馆。这也是本次日本之行最好认的场馆了。去之前我去了一趟LIKE AN EDISON,入手了两张baroque的CD,顺道问了店主SHIBUYA-AX怎么去。好心的店主还拿Iphone看GOOGLE地图,无奈东京地铁的路标比他的解说更详细。。。反正就是顺利找到了SHIBUYA-AX。

看了三个artist的LIVE,giru的饭最平民,-OZ-的饭最资深,baroque的饭最“不良”。各类吸烟、女仆、校服的。。。反正看上去很恐怖的样子。票的番号好后,属于最后300人进场的级别TAT。我进去的时候顺便买了GOODS。T都有,无奈毛巾卖完了。冲冲收好东西,冲进场。因为我很喜欢圭的音乐,自然站在圭side。我本来站在右边出口的门口,10分钟后被后来的饭挤到里面。

LIVE预定18:30分开场,可是member到了18:45才出场。先出来的是ササブチ。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ササブチ完全是一副落魄的样子。以前在Plastic Tree还是忧郁小青年,现在完全沦落为失意人士了。样子超级WS,额头的头发又长,和普通的STAFF完全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之前有了解,我完全不能认出那个是ササブチ。晃和1月的造型没怎么变。不过晃早期baroque时期是真的帅啊。怜是T恤+牛仔裤。他应该是减过肥,现在超级瘦,那裤子啊。。。不过怜比我想象中还娇小www。最后是圭。圭的气场非常强大,黑色外套,白色衬衣,只扣了一个口子,露出小肚子。。。不过还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吉他手。

开场的时候,我跟着人群挤到后方中段。本来跟着大家举手在后面平静的High挺好的。ガリロン一出,前面的饭开始玩“人肉洗衣机”,我也就顺势“凑个热闹”,没想到杯具发生了:先是一个饭踩到了我的鞋,我一下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鞋也飞了。我当时真以为要死了||||幸好后面的饭把我扶起来,但是我忘了向他们道谢 Orz。如果我在中国中原地区,肯定早就趟医院了。。。baroque的饭是雷锋啊!!本来“裸足”看LIVE已经够悲催了,没想到后面的饭一直向前挤,我根本就没动,无端端就杀到第四排||||而且正好就是圭和怜的中间|||| 于是我和怜和圭就只有3米的距离。。。怜非常喜欢跑到我的前面唱歌,我也可以认认真真的看到怜的样子:比01、02年相比,他现在的样子非常沧桑+憔悴,而圭则是10年来没怎么变过,依然很有气场。

后来就唱了Cherry King, モノドラマ,和其他早期baroque的歌。我全场都在甩手、摇手,还有盯着怜看,根本没有心思记唱了什么歌。我对整场的记忆只有“怜好帅”这三个字。就算没了万作,整场LIVE基本就是怜和圭的专场。首先怜很少去晃的地方互动,一直都是怜和圭在对视;然后歌与歌之间怜很喜欢找圭讨论问题,好像晃是透明的。。。他们两人果然羁绊很深厚,不是任何人可以侵入的。

别看baroque的歌很柔和,其实他们的LIVE很恐怖。前排的饭不停的甩手和向前挤,我连喘气都觉得很困难。我开始后悔为毛当初要“凑热闹”了,而且我一直在担心我的鞋怎么办。。。圭在头几首歌的时候已经注意到我的存在,还摆出一副疑惑的表情(这对后面的发展有决定性的作用)。规定时间的LIVE结束后,圭朝我的方向丢Pick。结果Pick弹到前面女生,然后弹到我的身上,掉在了我的前方。我异常淡定,前面的女生开始疯狂的寻找。这估计是我最接近Pick的一次了。。。

过了10分钟后,LIVE进入ENCORE部分。这时前面有人退到后面去,我不知不觉成了第三排。。。ENCORE的歌完全是在搞气氛的,饭耍头甩手更猛烈了,我的眼镜也差点被打掉。第二首歌时,圭开始向观众跳下去。圭一直没有向我的方向跳下去。他共跳了三次,两次右,一次左,每次都要我伸手去摸,不过好在也摸到了,汗湿的背部XD。我本来很期待怜也跳下去的,但是他一直没有这样做 Orz。

下面好像是MC时间?怜先问了ササブチ,ササブチ居然邀请他打鼓。怜没法拒绝ササブチ的邀请,就在ササブチ的鼓上随意瞧了两下。全场发出惊叹的声音,但是怜却不好意思:

怜:“这可是我今年最紧张的时刻了。”

ササブチ也意识到自己前额的头发太长。他在MC里说因为头发太长,汗水就这样滴下来,很不方便。他还说手套GOODS很好,建议大家入手。

晃我就忘了说啥了||||

最后是圭。圭一说话,大家就陷入了沉默。

圭:“今天是TOUR最终场。一年前(2011年7月17号)正好是baroque重新出发的日子。本来一切向好的时候,bassist万作却不在。我们2004年解散,但现在才是乐队最大的危机。我真的很担心他。非常担心。很感谢大家在twitter上问候我们。希望大家有万作的消息,一定要在twitter上告诉我们。”

大家纷纷表示:我们一定会tweet的!

MC之后就是另一轮的“人肉榨干”轰炸。我再也抵受不住饭的拥挤,自然而然的退到后面空间比较大的地方吹空调了。。。

接着,怜拿上缺席万作的BASS,唱全场的最后一首歌,还时不时亲了BASS以表示自己对万作的思念。LIVE的最后部分他邀请我们一起la la la。怜也趁机环视全场,我也因此得到了一个和怜对视长达5秒的机会。怜的眼神异常温柔,看到我心都融化了。就在此时此刻,我想到了圭和怜在kannivalism时期翻唱LUNA SEA的LOVE SONG。这是少数我认为翻唱比原唱更出色的曲子。怜的声音既柔弱又沧桑,让人听了心痛不已。LIVE更是如此。就在那刻,我全身融入了怜的声音当中,尽情享受他的演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