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膚淺萌男人 LIVE参战 J系音乐志 囧圖 大切なこと 爱他就要黑他 不負責任樂評 翻譯 腐女日志 ムック LIVE參戰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LUNASEA ??羞肴???隙査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翻譯] Plastic Tree 08年訪談
首先我要感謝JaME。

這是一篇我一年前就開始醞釀的翻譯,因為懶,因為忘卻,直到今天我才完成全文。本來WORD文檔一直埋藏在電腦硬盤的深處,昨天興之所致重新聽了一遍“ウツセミ”,我才想起有這篇東西的存在。於是我今天坐在電腦桌前,又開始重新完成翻譯。說起來,這是我第一篇翻譯,處女文。雖然之後翻了很多木庫的REPO,還有怪怪的PENICILLIN,不過這篇Plastic Tree應該是我最滿意的一篇。

我很想Credit JaME的網頁。不過我實在找不到原文的出處。還是想提醒一句,此文的出處在JaME。

再次感謝JaME =w=

-------------------------------分界線----------------------------

前一個晚上剛剛結束希臘公演的Plastic Tree,欣然接受了JaME的访问。訪問的氣氛十分輕鬆,内容也自然离不樂隊的全新大碟“ウツセミ”

Plastic Tree10月14号在希腊奉上了一場精彩紛呈的演出,觀衆和樂隊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天,樂隊原本预定在几个小时内完成照片拍摄、访问和其他工作,然後便馬不停蹄的趕往波兰。不過樂隊还是挤出宝贵的时间接受JaME的访问。尽管客觀环境不是很理想,但絲毫無損MEMBER的心情,有問必答。不仅透露了以前的轶闻趣事,而且還回顧了新大碟“ウツセミ”,内容十分逗趣。

坦白说,我相信大家基本都知道Plastic Tree是何方神圣。(笑)【《what is Plastic Tree》 是Plastic Tree在07年推出的欧版EP名,属于普教等级的作品。这里JaME的记者开场白用what is Plastic Tree这一个表达,以作缓和气氛。】我想问你们几个问题,新饭可以加深对你们的了解,骨灰级海月作娛樂用。。。。

Plastic Tree:无任欢迎

首先能否介绍一下自己在乐队的位置,是什么促使你们学习或放弃某項樂器?

有村竜太朗: 我是有村竜太朗,主唱。(停了一下). INSPIRATION? (爲什麽做主唱?)

或者這樣說,什么原因讓你萌生做主唱的想法?

竜太朗:嗯。我不做主唱還能做什麽? (笑)

大家知道你還會彈吉他, 不是嗎?

竜太朗:哪有那麽厲害,我只會一點點…アキラ才會玩吉他. 就是ナカヤマ アキラ先生。

アキラ爲什麽選擇GUITAR?

アキラ: 大家好,我叫アキラ,樂隊的吉他手. 我做吉他手的動機嗎?(停頓了很長一段時間,接著繼續解釋.)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以前我十分喜歡Duran Duran的貝司手John Taylor,不過貝司太貴了,我無力入手.(笑) 就這樣我做了吉他手.

ヒロシ:我是鼓手ササブチ ヒロシ。家裏有三個姐姐。有一次,其中一個姐姐帶我觀看交響樂樂隊的演出,當時我就覺得鼓是衆多樂器中最酷的。然後我開始玩鼓。

長谷川:我是長谷川正. 剛開始PUNK ROCK樂隊對我的影響很深, Sex Pistols就是其中之一. 當初我立志做PUNK吉他手. 但是到組隊的時候,各大樂隊的吉他手位置人滿爲患,而貝司手却是搶手貨! 就這樣我做上了貝司手.

有沒有想過跟アキラ換位置?

長谷川: 這個主意很不錯! (笑)

這條是面向全隊的問題: 你們是什麽時候下定决心走音樂人的路?

竜太朗: 我以前就很喜歡唱歌。小時候跟著奶奶唱, 那些珍貴的回憶對我留下深刻的影響.。但是到了人生的某個階段,心裏一直渴望打工,連去動物園打工的念頭都有了!之後回到高中的樂隊創作,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渴望繼續下去, 于是就做了主唱。

アキラ: 輪到我。我在北海道長大,日子過的很無趣。國中時,全班組織去東京參觀,遊覽了迪斯尼。我立馬愛上了那個地方.從此以後,我立志成爲一個音樂人,不回去北海道就好了!

ヒロシ: 我16歲開始玩鼓, 因爲我喜歡日搖。之前,麻將才是我的最愛—更準確些,是沉迷.打痲將的時候, 出章的聲音跟打鼓很像。從打麻將轉到打鼓,對我來說易如反掌

長谷川:當初我不想玩音樂的,藝術才是我的心頭好。不過我後來意識到,給樂隊寫歌不僅僅有音樂上的含義,還是一門藝術。以前的我以爲只有畫畫塗塗才算是藝術創作。當然,當我玩貝司是,我是最喜歡。。。

談談現在。昨天的LIVE有很濃厚的氣氛。

ALL:謝謝誇獎(笑)

竜太朗:THANK YOU

你們願意看到觀眾産生像昨晚那樣大的反應嗎?

竜太朗:這本身就是一件很興奮的事。我們是第一次來到希臘演出。舞臺与觀衆的距離可謂所差無幾,不過還是接觸不到他們。

我想這應該是親密感吧。

竜太朗:說得沒錯。。。(笑)

令我好奇的是,既然樂隊在日本那麼多年一直都很成功,為什麼你們依然選擇去海外演出?當中又獲得了什麼經驗?

長谷川:過去我們也曾以Plastic Tree的名義來過歐洲。我們很喜歡歐美音樂,所以去發源地走一趟是在再自然不過的事情。風險是無可避免的,所以當初我們有些害怕,不過這是我們第三次把TOUR的中轉站放在歐洲,我們已經很習慣這種狀況。就現在來說,風險已經減低為零。

“ネガとポジ”更接近歐美音樂的風格,而“ウツセミ”則是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就好像繪製一幅獨特風格的原創油畫一樣。大碟製作的背後有沒有一個具體的概念,或者有沒有特定的目的?

長谷川:我認為這張專輯的背後沒有特定的概念。就是。。。。。。樂隊的所有成員待在一起,然後每個人都貢獻自己的元素。然後我們就開始結合所有的素材,過程不費吹灰之力。不過,這張專輯沒有特定的概念,從製作伊始就沒有決定。

竜太朗:這張專輯受到更多日本文化的影響,一切更為自然。專輯與日本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我們沒有特意做出很多計畫,只是順其自然。

“明白了,更多的是出自於本能。當定位“ウツセミ”時,是不是順著感覺、印象,或者是顏色走,最後付諸實踐?

所有人:嗯?COLOR?!(直接英語,接著就是全場大笑。)

竜太朗:我想… (陷入沉思,アキラ時不時用肘輕推他,半開玩笑的提供回答的建議)等一下…… 可能是影子,日本的影子。也好像是7種色彩,絢麗繽紛。日本人談到“7色”,其實是指一個模糊的畫面。一個難以分清顏色差異的情況。我們沒有辦法只選一種顏色,因為這張專輯的感覺既能說是朦朧,也可以說是影子,所以代表詞歸結為“ウツセミ”。

原來就是“ウツセミ”。為什麼以它命名?

竜太朗:“ウツセミ”是日語中非常、非常古老的單詞。“ウツセミ”是《源氏物語》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彙之一。讀《源氏物語》的時候,我就意識到這個單詞十分古老。很多用在經典文學的詞彙已經驟然消失,唯獨“ウツセミ”依然屹立不倒。而且我也覺得這個詞用作表達我們的音樂概念和這張專輯的本質是再適合不過了。

除了上面的情報,還有沒有其他的建議可以給海月?

所有人:什麼建議?(成員面面相覷)

建議,像是如何欣賞你們的音樂,應該怎樣觀看你們的演出。

竜太朗:日本的海月一般會這樣做…… 他們全部移向一邊,接著是另一邊,呈同步狀態。雖然這樣很好,但是我只想觀眾靜靜的看表演,或是微笑,或是哭泣,或是興奮。我單純的希望觀眾的所有人表達自己的感受,與此相似的,陶醉於我們的演出。

長谷川:我很同意,希望大家盡興。

這次訪談已經到達尾聲。謝謝讓我們佔用你們的時間。

所有人:謝謝。
继续阅读

分贓PURA
今天跟粉分享我们在日拍的血汗成果。由于之前与某人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我迟到了15分钟 Orz(不过我好像老遲到。。。)我和粉找了一家平價義大利粉餐廳,點了一杯6塊任添的飲料,然後就賴在那裏接近兩個小時,期間笑聲不斷。

3.jpg
先來個大合照,咲人的書是主角。PURA其他的書待會兒有特寫。

先是PURA SHOXX FILE 06-08。
說起來我暑假的時候差點買了,就是因為太摳門,到現在的心還是隱隱作痛。
第二版的SHOXX FILE收錄了09年1月的NHK HALL和灣灣密著,其實很划算呢。
想買的親,請移步去日拍 = =

說明了PURA其實是一個很“悶”的團。姿勢擺的很好看,衣服很有品位,訪談很正經。
我好不容易從一堆美圖當中抽取搞笑的部分。。。

4.jpg
海外TOUR的部分圖片。
右下角的某人。。。實在太遊客了。。。就這樣湮沒在人群當中。

5.jpg
PURA早在TW吃過小籠包了嘛。
聽說灣灣機場有家店的小籠包很贊,很多日本藝人有去吃喔。
(此情報望灣灣同仁指正 TVT)
左上角的海月太幸運了!!街上碰到正哥哥是多麼RP的事。
我基本期待這檔事留在城隍廟碰不設防的木庫好了。。
继续阅读

遲到的1220 LIVE REPORT
事情已經過去一個月,我這個跟著粉大周遊列省看LIVE的人居然還沒寫REPO,叫我情何以堪。既然網上已經流傳有村竜太朗的萬字REPO,我也沒必要再寫一個類似版本。我這個REPO是從其他三人的角度撰寫,竜太朗的成分少一點。

2009年12月底的一個早上,我、粉和ET克人三個人趕往SH,與會場GZ海月的takani和圓圓等人會合。因為MAO是不設座位的LIVE HOUSE,只見到達會場最早的那一位親早上6點前就到了。我們只能在那個地方乾等,吹吹其他團的八卦消磨無聊的時光。話說380一張票外加兩人握手簡直是跳水價,我一直期盼著與隊長長谷川正的握手,PURA裏面我最喜歡的是隊長了(這點下文即將露餡。。。)。粉大和克人都準備了禮物送給竜太朗和正哥哥,粉是老婆餅,克人是四袋巧克力,一袋給竜太朗,一袋給正哥哥,一袋全團,一袋要轉交給木庫......好吧||||||

雖然我們在苦苦排隊,場子裏傳來樂隊成員REHERSAL的樂曲,也算是我們的無比欣慰。《不純物》《メランコリック》《蒼い鳥》,即使沒開場,排隊大隊成員心裏也是閃過一絲絲興奮。此時在會場進進出出的工作人員抬進中國廣大勞動人民最熟悉的飯盒,看著就讓鐵杆海月的心流血了。PURA風塵僕僕的來到上海,小籠包、生煎包沒吃成,居然還要啃飯盒。頓時對PURA隊員和其他工作人員的敬業致以真誠的尊敬。

MAO裏排隊等好位置的情景實在是太壯觀了。MAO工作人員一說“隊分四行排”,結果所有人擠作一團,第五行第六行都出來了。擠還是小事,大家都想拼好位置還可以理解,不過有些醬油飯也實在太可惡。具體發生什麼事我不想明說,就是有些人明明晚來那麼多,還要休閒的站在一旁等正式進場的時候佔便宜。

吐槽時間結束。takani果然是老飯,雖然情況那麼混亂,她居然有辦法第一個擠入會場,一站就是會場的PURA下手位。我也好不容易擠到人群的第三排,基本在takani身後,位置看千葉二人組是很不錯的了。開場之前,MAO的屏幕播放了PURA的最新單曲《サナトリウム》PV,儼然左上角掛著“土豆網”三個大字。各位同志們,380一張票(加握手)的,不要計較太多,這個水平差不多的。

開場了開場了。第一個進場的是正哥哥,造型和武道館的TENT差不多,不過我可以近距離看到正哥哥的襪子花色,黑白菱形圖案,我不予置評。上身是差不多款色的外套,裏面打底的是黑色背心。竜太朗出來的一套基本是VROCK FESTIVAL的衣服。中山明驚艷全場,如果說武道館的打扮實在是欠抽的話,SH的裝扮簡直是脫胎換骨!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總之現場“かっこいい”的叫聲不絕於耳。佐藤ケンケン的打扮我基本忘記了》喂!

全場具體的LIST我就不做介紹。再次感嘆takani的老飯水平,站的位置果然是經過精心挑選,全場幾次和竜太朗十指緊扣TVT,其他成員也摸個遍!我的眼前就站著正哥哥啊,可是距離就是很遙遠 OTL。好幾次沖上前,就是摸不到正哥哥的手。正哥哥就在我面前丟PICK,不過我肯定是接不到的OOTLL。我全場沒有看竜太朗多少眼,我就負責瞪著正哥哥的手指移動和貝斯。用PICK彈貝斯是比較久遠的技術,而正哥哥和人渣是同年的。。手指的擺位不算很難,因為正哥哥的強處在作曲。MC部分也是別出心裁,用身體比劃“TADASHI”,“D”那裡的裝小白很可愛XD。其實正哥哥的聲音很溫柔,讓我很滿足。中山明的MC純粹是搞笑。想說上海話又不太會說,結果偷拿竜太朗的A4貓紙企圖蒙混過關= =。好在竜太朗和正哥哥在一旁比劃中山明的行為“怪しい”XD 佐藤kenken的MC十分簡短,全程就是“你好”和“PEACE”,說著雙手做出勝利的經典姿勢,感覺就像熱血青年一樣很可愛。

回到歌曲的部分,印象最深的是PURA唱了我的最愛《メランコリック》!!於是我就在正哥哥面前流淚了T T。以前也有過看LIVE內牛滿面的經歷,居然是獻給人渣的爛大街《gravity》,而且我是事後看DVD才發現那首歌根本不值得流淚 = =。PURA的流淚很值得,LIVE表現和PV差不多。雖然我在iPod裏把這首歌聽了無數遍,到現場還是忍不住落淚。當時的心情很激動,不知道怎麼去形容。全場最感人的一刻發生在佐藤ケンケン(身上。每首歌空隙的時候大家都會喊MEMBER的名字。突然後面有人大聲叫“ケンケン(”,接著全場也跟著一致的大喊“ケンケン”。佐藤ケンケン(的表情很詫異,是感動的詫異,可以看出他事前沒有想到會有那麼多人一齊叫他的名字,讓他又驚又喜。於是,他在接下來傾盡更大的熱情表演,這一點是所有的飯都感受得到的。

竜太朗的MC抱怨自己沒有時間吃小籠包啊。好在他跟大家約定下次再來上海,那就多待幾天,吃到真正的南翔小籠包吧!他還指了指下面有一個飯戴的熊貓帽子很可愛。(後來這個飯跟我們去吃火鍋了XD)

LIVE的時間結束,很快就到握手這激動人心的時刻。雖然在本番基本摸不到MEMBER,我就爭取在握手時間狠狠的摸MEMBER的爪吧。MAO本來預定摸竜太朗和正哥哥兩個人,後來變成四個人一起摸。哎呀,MAO的安排也太亂了,很多人指預備了竜太朗和正哥哥兩個人的禮物,這樣中山明和佐藤ケンケン(就誤以為自己人氣低?!(我把這段翻譯成日文發去日本吧)我思前想後,決定將參戰熊貓帽子送給正哥哥,因為粉把她自己的送給竜太朗,我就不好重複再送一次了(本來還想去隔壁的便利店買兩罐啤酒送給中山明,後來覺得太白癡就作罷)。克人更是尷尬,急急忙忙的將送給全團和木庫的巧克力便紙抽出,改成中山明和kenken。克人太強悍了,原來她就穿著阿達親手設計的木庫周邊T參戰,名副其實的“代表花癡的後輩膜拜前輩”XDDD。

以下是握手和其他私密片段XD
继续阅读

華麗收到Plastic Tree 02-05
之前因為摳門,錯過了Platic Tree 06-08合輯,懊惱不已。於是音樂專科社一說複刻02-05, 我就毫不猶疑訂了貨。苦等兩個月,今天終於收到了 TVT。就算是我對帥哥SASABUCHI的最後致敬伐。

IMG0058A.jpg


我估計買不到06-08,希望日後有機會去日本中古店淘。

明哥,你又被54了 TVT
下面是某英文网站关于PURA的LIVE REPORT,这段让我实在哭笑不得:


成员退场后不久,观众意犹未尽,齐声要求ENCORE。龙太朗慢慢悠悠的走到台上:“谁要ENCORE的?”整个会场沐浴在温暖的灯光中。“来武道馆之前,我们经历了很多困难。我们有时会想,再去一次武道馆实在太难,但我们还是做到了。”龙太朗透露重回武道馆的感想后,观众送上欢呼和鼓掌。中山明也兴致勃勃的讲了个笑话压压场,接着就开始ENCORE的第一首曲子“Ghost”.



为什么龙太朗感人的讲话一句不漏,明哥的笑话却忽悠带过。。。。人家明明想知道明哥说了什么“恶趣味”的笑话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