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爱他就要黑他 LIVE参战 LIVE參戰 不負責任樂評 大切なこと 翻譯 膚淺萌男人 J系音乐志 ムック LUNASEA 囧圖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腐女日志 ??羞肴???隙査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Waive - そっと…
還是SWEET TRANCE的錯 (我決定要好好研究SWEET CHILD這間公司Orz)。人是有好奇心,只能怪我狠下心腸把SWEET TRANCE的DVD看個遍。然後就找來Waive的“そっと…”。

未命名

Waive Wiki介紹

那個時候的VR流行白系樂隊,歌曲偏POP,妝也不是畫的很濃。Waive還穿上90年代超流行的日系西裝。首先我要看感嘆主唱田澤孝介的唱功,跟西川教主有的拼,強悍的高音扯得上去。(不過某些地方還略顯勉強)特別是SWEET TRANCE開場的“TRUExxx”一曲驚艷十足,田澤孝介的高音實在是銷魂XD。順帶一提,我很喜歡他那種“鄰家大男孩”的氣質,有點像年輕的TERU。

我很少聽BAND的慢歌,但Waive的“そっと…”讓我久久不肯離去。當時VR的主流是旋律,BAND十分重視曲子旋律的傳唱度。那“そっと…”來說,相比起只有幾個段子的直白,大氣而複雜的旋律很難得,證明寫曲是一氣呵成的狀態下完成。歌詞也很溫暖人心,值得讓人細細體味歌詞的意境。總體來說,這首歌是治癒聖品!心情鬱悶的時候聽,心情會頓時豁然開朗。副歌乾脆的高音給全曲的氣氛添上畫龍點睛之筆,治癒的功效加強。整體來看,這首歌讓我想起了90年代全盛時期的GLAY,如果用養耳的田澤孝介換上音色略顯沙啞的TERU會更好。

Waive裏面還有個明星級的G,他就是杉本善徳。當時的杉本善徳衣著比較樸素,現在複雜多了。

看來我還是懷念90年代歌曲的乾淨,證明當時的ARTIST都是用實力鑄造的好聽歌曲。



Waive – そっと…

約束の意味も知らずに
言葉にしてたあの日
夢に見た黄昏に咲く一輪の花
夕焼けに染まる
涙でにじんだ

遠ざかる長い影追い掛けても
触れることも出来ない気がして・・・

距離や時間に怯える夜は抱かれるような歌を聴けばいい

つないだ手と手のような
その想いとこの思いが離れてしまわぬように

「サヨナラ」に込めた大切なもの 届いた?
ほら「いつもこの場所で会えるから」
そっとキミに告げた・・・

つないだ手と手のような
その想いとこの思いが離れてしまわぬように
祈った

「サヨナラ」に込めた大切なもの 届いた?
ほら「いつもこの場所で会えるから」
そっとキミに告げた・・・

心はいつも揺れて止まないけれど
僕はいつでもここに居ると誓うから

そっとキミに告げた・・・
そっとキミに告げた・・・

那個那個。。LASTICA!!
好不容易得手的LASTICA!

未命名

如果不是撞上了農曆新年+一個苦等一個月才到貨的BOOK,我早就可以看LASTICA了。
當時我完全沒有想著要買這雷人的DVD+CD,看在DUNCH和達瑯的份上我才買。。

LASTICA的OFF SHOT笑到我抽筋,某人好像向吉本的朋友打聽吉本興業的事情。
莫非某人退出V系後就轉入お笑い世界?

這個理念在我腦內根深蒂固:
場景一:
本來阿達向DUNCH介紹LASTICA的歌詞意境,裏面提到了一個詞是“終わり世界”
被我一個不小心聽成“お笑い世界”。

場景二:
我隱隱約約聽到阿達提到“LONDON”
莫非是“LONDON HERATS”?!
*純腦內XD*

以下是阿達精華:(太惡趣味)

[20100226-2347082]
MS ARTIST都不想把素顏一面展現給人看。
不過這也太誇張了。
50TA嗎?! 》T飛

[20100226-2349373]
密謀加入吉本興業的證據!! *腦內*
(在化妝的是DUNCH)
やだ~好討厭阿達臉上的泡麵頭》MORI你明明很喜歡的 =A=

[20100227-0007394]
阿達手上的衣服價值90W日元 =___________,=
不過是給美月穿的。

[20100227-0010125]
阿達手上的手機鏈在燈光的照耀下能散發類似DISCO球體的光芒。
關鍵詞是“球體”
可以參照木庫武道館第二戰DVD

[20100227-0015486]
說實話,有個這種男人在普通人面前擺這姿勢。。
有種想吐的感覺。。 》再T飛

想要OFF-SHOT全部片段,請移步去HMV入手。=w=

我知道很多人看過,照例貼了再說XD
カラス - LASTICA

請注意日本網友的評論,笑抽了 T T
“宮迫”是指宮迫博之嗎?!阿達像嗎! 》笑倒
“達瑯は世界で一番イケメンです”這句夠治癒!
不過那句“連MJ都比不上”就太誇了。。。。

以下是雷人截圖分割線,慎入XD
继续阅读

AKIHIDE
PhotobucketPhotobucket

如果一個人有才華卻沒有達到真正意義上的成名,也只能感歎命運的不公。“傷仲永”告訴世人好運只會降臨在勤奮刻苦的人身上。既然才華已經是良好的底子,只要稍加努力。又怎麼不會前程似錦?

昨天我才發現AKIHIDE(BREAKERZ的Gt)原來是元FAIRY FORE的Gt,之前還組過一個叫“NEVER LAND”的樂隊。原本我只是試探性+好奇心,找齊FAIRY FORE的所有音源,一首一首的聽。接著瀏覽AKIHIDE的個人網頁,純粹以“看客”的心態觀望AKIHIDE。

AKIHIDE的個人網頁真的很值得一去。本人僅用了10分鐘就在電腦屏幕前大叫“這個人很有才華呢”,這種情況很少發生。墨綠色的背景讓人感到很舒適,木吉他彈得很好聽,更絕的就是個人網頁放了一個完全自主創作的類似FLASH的東西,雖然美工差了點,但背景是AKIHIDE自己錄製的acoustic sound,裏面有很多激勵人生的溫情箴言。我這個人心比較軟,看到AKIHIDE小小的肺腑之言就很覺得感動。網站還附帶已解散的樂隊NEVER LAND原來的官網,DISCOGRAPHY居然有NEVER LAND半首歌的試聽(如果其他團發生這檔事,應該屬於義賣行為)。我可能早就對治癒系歌曲產生一種喜愛之情。記得小時候就很喜歡being系,尤其是倉木麻衣的抒情歌,而NEVER LAND的曲子讓我回到過去。於是,我發了瘋的在網上搜索有關NEVER LAND的一切一切。雖然網絡是很強大的工具,一般要找一個團的痕跡,搜索頁的頭兩三個PAGE即可事成。但NEVER LAND的知名度是異常的低,任憑我怎麼努力,這個團的事跡還就是一片空白。怪不得AKIHIDE要在自己的個人網頁上放出NEVER LAND的視聽,其實他無奈了,也只有這樣才能保存這個團的一切,哪怕是那麼一點點。(其實iTunes有NEVER LAND的歌曲下載)最後我在Live Journal上找到了一個把FAIRY FORE當成本命的美國人,她把NEVER LAND的部分音源提出來放在網上分享。她還在自己的博客上放出自己珍藏多年的FAIRY FORE和相關聯產品的照片,其中包括古老的VIDEO TAPE。我這個外人看博主努力的成果,心裏不禁湧上一股欽佩之情,就像博主自己所說的:“看到FAIRY FORE的東西鋪滿一地,我情不自禁的留下眼淚”。對於FAIRY FORE和所有FF成員,博主已經超越了單純的喜愛,已經將他們當成陪伴自己長大、度過多少光陰的老朋友。鑒於FAIRY FORE活動的日子超過10年,博主應該就是真正意義上的“老飯”吧。接著,不怎麼上LJ的我第一次在別人的博客上留言,豎起大拇指。

我想博主應該是一個用情很深的人,至少她喜歡的AKIHIDE給人就是這樣的感覺。從AKIHIDE本人製作的FLASH就可以得知,他是一個對世界抱有美好希望的人,這樣他才能用自己的言葉給路過的遊客給出溫馨的贈言,製作真誠單純的曲子。

下面是SHOXX在99年的介紹:

FAIRY FORE的前身是“FIR~REFORLE”。FIR~RE在英語中是妖精的意味,而FORLE是意大利語的“花”。把兩者組合起來,就是擁有一個美麗團名的FIR~REFORLE。成員組成為TAKASHI(VO,就是後來的現王園崇),YASU(B)、AKIHIDE(G)、YOKO(Dr)四人。他們從94年結成至今,以町田為中心展開活動。但是成員的LINE-UP一直有曲折變動(AKIHIDE是中途加入的,之前換了好幾個吉他手),99年到現在,背負光輝意義團名的FIR~REFORLE不斷成長。團員創作的樂曲中,“妖精”和“花”兩個意象的力量在歌曲中強烈的綻放。朗朗上口的旋律包含了團員想專遞的訊息:“呼喚人們,讓他們想起日常瑣碎生活中忽略的東西”。親切、愛情、悲傷,還有其他寶貴的人間感情細膩的濃縮在纖細的歌曲中,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還有台灣給出的一段關於FAIRY FORE的小小介紹:

1994年結成,2005年解散。

在幼稚園一起長大的現王園崇、YASU、YOKO,加上高中同學AIKIHIDE,在1994年以FIR~REFORLE為名結成,2000年改名為FAIRY FORE,並在2001年以「LOCE SICK」單曲主流出道。單曲中的「LOVE SICK」與「アイドル~ I DOLL~」搭配“真?女神轉生 惡魔之子”的片頭片尾曲,也讓他們一砲而紅,如華麗的精靈般留在樂迷的記憶中。FAIRY FORE解散後,現王園崇與YOKO再組了新團uBuGoe,uBuGoe並在2009年10月24日的V-ROCK音樂祭中擔任開場樂團。AKIHIDE現在則為型男DAIGO領軍的BREAKERZ中的吉他手,並曾任Janne Da Arc主唱yasu的Acid Black Cherry中的客席吉他手,個人活動頻繁。


與以前的樂隊FAIRY FORE朗朗上口的旋律不同,NEVER LAND走抒情路線,簡單的編排就可以深入人的心底。可能FAIRY FORE基本是主唱現王園崇定的主基調太深,後來加入的AKIHIDE選擇了退隊。AKIHIDE 在NEVER LAND依然堅持FAIRY FORE的思想“呼喚人們,讓他們想起日常瑣碎生活中忽略的東西”,容易挑起人們心中那根感性的神經。從音樂的角度出發,NEVER LAND更能體現AKIHIDE的音樂理念,而且他的聲音比較乾脆,現王園崇稍微造作的音色不能完全體現他的思維。FAIRY FORE簽約的公司是AVEX,某種程度說明了FAIRY FORE的商業價值,也加速了樂隊的滅亡。於是AKIHIDE跳出FF,選擇重新走進地下。NEVER LAND體現了VR圈裏的一句老話“再MAJOR的團也有爛作品,再INDIES的團也會有驚人之作”。

AKIHIDE選擇搭上認識10年的好友DAIGO組成BREAKERZ。然後,AKIHIDE真的上了武道館,真的受到某種程度的關注。雖然DAIGO帥氣的外表更受歡迎,以前死忠FF的飯依然追隨AKIHIDE。不過就像J曾經說過的一句話:“我情願從來沒有上過TOKYO DOME”。當然,BREAKERZ的制高點已經是武道館,但真的上到武道館又怎樣?拿FAIRY FORE和NEVER LAND做比較,我還是傾心隨性而發的後者。畢竟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音樂”和“出名”本來就是一對矛盾。

或許AKIHIDE個人官網上那乾淨的音樂才是他的本性。就讓我靜靜的享受屬於他本人的那片小小天地。

截图1266843842

AKIHIDE個人網頁
NEVER LAND所有歌曲的試聽
眠れぬ夜 我最喜歡的一首歌
FAIRY FORE官網
FAIRY FORE wiki
AKIHIDE(佐藤彰秀)百科


FAIRY FORE - ジェット


FAIRY FORE - SWEET-ness


FAIRY FORE - VIVID @ SWEET TRANCE - THE SPACE ODYSSEY- (這首是名曲)


SWEET TRANCE - THE SPACE ODYSSEY-
不負大家所望,我終於買到了SWEET TRANCE - THE SPACE ODYSSEY -。這次我很正氣,沒有買SWEET CHILD的複刻版,而是直接上日拍買第一版。這樣就不會填飽可惡的坑人公司。

IMG0098A.jpg
兩張DVD擺在一起很有氣場!

之前已經將SWEET TRANCE的大概講了一遍,現在就說說ODYSSEY有多麼的好。

首先當然是樂隊的出場編排:La'cryma Christi- PIERROT -Plastic Tree,這次才是正常的編排!!這種拼盤LIVE絕對不是PIERROT的一團獨大。此碟在HMV的狀態已經是“2-3天出荷”,正氣的東西果然是比較好賣。每個團的編排都比較正路,基本是將看家本領使出來了,歌曲數目也比GRADUATE多。

值得一提的是各團的出場順序。ODYSSEY把Plastic Tree放在最後一個,而GRADUATE第一個。可能DVD考慮到LIVE的雙碟情況:如果把一般般人氣的團放在第一張碟,好看的放在後面,誰看第一張碟啊?!於是就出現PURA放在02年第一的情況。不過複刻版碟的銷售情況可見真相是什麼樣。總體感覺各團在“太空版”有認真在唱歌,衣服也穿的正路,KOJI和SHUSE好帥 > <。

結果這篇文是曬碟?!

[20100217-2318544]
LIVE的開頭沿用了太空的場景,切合主題。

[20100217-2304422]
主持人在訪問環節穿上了太空服,鏡頭也用圓形表示,好像太空瞭望鏡。
主持人的陣容非常豪華,請來了鼎鼎大名的東海林のり子さん。
*我就是要截SHUSE和KOJI!我就是要截SHUSE和KOJI!(遠目)*

[20100217-2258331]
這才是SWEET CHILD的王牌!正路的團!PIERROT彈開!華麗的DM!

最後是惡趣味的對比
[20100217-2043170]
“整容前”(2ch的傳聞)的社長。
好噁心的造型,MS還露肚臍,喜歡他的飯是什麼腦子 *怒指MORI*

Angelo - 光の記憶[20100218-0031130]

這是社長在2010的模樣 -“光の記憶”PV。
感覺差了很多,好像有進行過地獄式減肥,MS粉友。
不過其實要瘦,哪像隊長正哥哥那樣正路?!
正哥哥最高!

我是不是心理變態,最後的亂搞環節一定要錯開年份的貼。
這首歌也不錯,大家一起搞是很開心的XD。
Sweet Trance 2000 - I feel that she will come


有些話實在是不吐不快
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
输入密码
博客好友申请


苦悶的日子 幸好有你!*延長戰*
ギルガメッシュ又來了!引用足球笨藏的話:“延長戰一球絕殺,大勝利!”。

XhirroX親太熱情了,繼續給我發ギルガメッシュ的搞笑片段。這次真的是大發現,他們居然COS日本老牌當紅諧星Penalty的經典絕招,我再一次笑到捶地。

還是拿足球笨藏的話:“Ronaldinho” ==> "はい、わかりましだ" XDDD
(詳情請看“抓扒仔大人”單元)
继续阅读

苦悶的日子 幸好有你!
又來感謝致辭了。

在我思索有什麼好看的時候,ギルガメッシュ的及時出現拯救了我。這裏要感謝XhirroX的介紹和供源,如果不是她,我真會無視ギルガメッシュ的存在。我非常佩服XhirroX用非常認真的口氣講述ギルガメッシュ是如何如何的抽風,更顯得他們十分白癡XD。

用一句左迅的MC開頭:

どうも、ムックのコーピバンド、ギルガメッシュです。
继续阅读

[翻譯] Plastic Tree 08年訪談
首先我要感謝JaME。

這是一篇我一年前就開始醞釀的翻譯,因為懶,因為忘卻,直到今天我才完成全文。本來WORD文檔一直埋藏在電腦硬盤的深處,昨天興之所致重新聽了一遍“ウツセミ”,我才想起有這篇東西的存在。於是我今天坐在電腦桌前,又開始重新完成翻譯。說起來,這是我第一篇翻譯,處女文。雖然之後翻了很多木庫的REPO,還有怪怪的PENICILLIN,不過這篇Plastic Tree應該是我最滿意的一篇。

我很想Credit JaME的網頁。不過我實在找不到原文的出處。還是想提醒一句,此文的出處在JaME。

再次感謝JaME =w=

-------------------------------分界線----------------------------

前一個晚上剛剛結束希臘公演的Plastic Tree,欣然接受了JaME的访问。訪問的氣氛十分輕鬆,内容也自然离不樂隊的全新大碟“ウツセミ”

Plastic Tree10月14号在希腊奉上了一場精彩紛呈的演出,觀衆和樂隊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天,樂隊原本预定在几个小时内完成照片拍摄、访问和其他工作,然後便馬不停蹄的趕往波兰。不過樂隊还是挤出宝贵的时间接受JaME的访问。尽管客觀环境不是很理想,但絲毫無損MEMBER的心情,有問必答。不仅透露了以前的轶闻趣事,而且還回顧了新大碟“ウツセミ”,内容十分逗趣。

坦白说,我相信大家基本都知道Plastic Tree是何方神圣。(笑)【《what is Plastic Tree》 是Plastic Tree在07年推出的欧版EP名,属于普教等级的作品。这里JaME的记者开场白用what is Plastic Tree这一个表达,以作缓和气氛。】我想问你们几个问题,新饭可以加深对你们的了解,骨灰级海月作娛樂用。。。。

Plastic Tree:无任欢迎

首先能否介绍一下自己在乐队的位置,是什么促使你们学习或放弃某項樂器?

有村竜太朗: 我是有村竜太朗,主唱。(停了一下). INSPIRATION? (爲什麽做主唱?)

或者這樣說,什么原因讓你萌生做主唱的想法?

竜太朗:嗯。我不做主唱還能做什麽? (笑)

大家知道你還會彈吉他, 不是嗎?

竜太朗:哪有那麽厲害,我只會一點點…アキラ才會玩吉他. 就是ナカヤマ アキラ先生。

アキラ爲什麽選擇GUITAR?

アキラ: 大家好,我叫アキラ,樂隊的吉他手. 我做吉他手的動機嗎?(停頓了很長一段時間,接著繼續解釋.)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以前我十分喜歡Duran Duran的貝司手John Taylor,不過貝司太貴了,我無力入手.(笑) 就這樣我做了吉他手.

ヒロシ:我是鼓手ササブチ ヒロシ。家裏有三個姐姐。有一次,其中一個姐姐帶我觀看交響樂樂隊的演出,當時我就覺得鼓是衆多樂器中最酷的。然後我開始玩鼓。

長谷川:我是長谷川正. 剛開始PUNK ROCK樂隊對我的影響很深, Sex Pistols就是其中之一. 當初我立志做PUNK吉他手. 但是到組隊的時候,各大樂隊的吉他手位置人滿爲患,而貝司手却是搶手貨! 就這樣我做上了貝司手.

有沒有想過跟アキラ換位置?

長谷川: 這個主意很不錯! (笑)

這條是面向全隊的問題: 你們是什麽時候下定决心走音樂人的路?

竜太朗: 我以前就很喜歡唱歌。小時候跟著奶奶唱, 那些珍貴的回憶對我留下深刻的影響.。但是到了人生的某個階段,心裏一直渴望打工,連去動物園打工的念頭都有了!之後回到高中的樂隊創作,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渴望繼續下去, 于是就做了主唱。

アキラ: 輪到我。我在北海道長大,日子過的很無趣。國中時,全班組織去東京參觀,遊覽了迪斯尼。我立馬愛上了那個地方.從此以後,我立志成爲一個音樂人,不回去北海道就好了!

ヒロシ: 我16歲開始玩鼓, 因爲我喜歡日搖。之前,麻將才是我的最愛—更準確些,是沉迷.打痲將的時候, 出章的聲音跟打鼓很像。從打麻將轉到打鼓,對我來說易如反掌

長谷川:當初我不想玩音樂的,藝術才是我的心頭好。不過我後來意識到,給樂隊寫歌不僅僅有音樂上的含義,還是一門藝術。以前的我以爲只有畫畫塗塗才算是藝術創作。當然,當我玩貝司是,我是最喜歡。。。

談談現在。昨天的LIVE有很濃厚的氣氛。

ALL:謝謝誇獎(笑)

竜太朗:THANK YOU

你們願意看到觀眾産生像昨晚那樣大的反應嗎?

竜太朗:這本身就是一件很興奮的事。我們是第一次來到希臘演出。舞臺与觀衆的距離可謂所差無幾,不過還是接觸不到他們。

我想這應該是親密感吧。

竜太朗:說得沒錯。。。(笑)

令我好奇的是,既然樂隊在日本那麼多年一直都很成功,為什麼你們依然選擇去海外演出?當中又獲得了什麼經驗?

長谷川:過去我們也曾以Plastic Tree的名義來過歐洲。我們很喜歡歐美音樂,所以去發源地走一趟是在再自然不過的事情。風險是無可避免的,所以當初我們有些害怕,不過這是我們第三次把TOUR的中轉站放在歐洲,我們已經很習慣這種狀況。就現在來說,風險已經減低為零。

“ネガとポジ”更接近歐美音樂的風格,而“ウツセミ”則是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就好像繪製一幅獨特風格的原創油畫一樣。大碟製作的背後有沒有一個具體的概念,或者有沒有特定的目的?

長谷川:我認為這張專輯的背後沒有特定的概念。就是。。。。。。樂隊的所有成員待在一起,然後每個人都貢獻自己的元素。然後我們就開始結合所有的素材,過程不費吹灰之力。不過,這張專輯沒有特定的概念,從製作伊始就沒有決定。

竜太朗:這張專輯受到更多日本文化的影響,一切更為自然。專輯與日本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我們沒有特意做出很多計畫,只是順其自然。

“明白了,更多的是出自於本能。當定位“ウツセミ”時,是不是順著感覺、印象,或者是顏色走,最後付諸實踐?

所有人:嗯?COLOR?!(直接英語,接著就是全場大笑。)

竜太朗:我想… (陷入沉思,アキラ時不時用肘輕推他,半開玩笑的提供回答的建議)等一下…… 可能是影子,日本的影子。也好像是7種色彩,絢麗繽紛。日本人談到“7色”,其實是指一個模糊的畫面。一個難以分清顏色差異的情況。我們沒有辦法只選一種顏色,因為這張專輯的感覺既能說是朦朧,也可以說是影子,所以代表詞歸結為“ウツセミ”。

原來就是“ウツセミ”。為什麼以它命名?

竜太朗:“ウツセミ”是日語中非常、非常古老的單詞。“ウツセミ”是《源氏物語》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彙之一。讀《源氏物語》的時候,我就意識到這個單詞十分古老。很多用在經典文學的詞彙已經驟然消失,唯獨“ウツセミ”依然屹立不倒。而且我也覺得這個詞用作表達我們的音樂概念和這張專輯的本質是再適合不過了。

除了上面的情報,還有沒有其他的建議可以給海月?

所有人:什麼建議?(成員面面相覷)

建議,像是如何欣賞你們的音樂,應該怎樣觀看你們的演出。

竜太朗:日本的海月一般會這樣做…… 他們全部移向一邊,接著是另一邊,呈同步狀態。雖然這樣很好,但是我只想觀眾靜靜的看表演,或是微笑,或是哭泣,或是興奮。我單純的希望觀眾的所有人表達自己的感受,與此相似的,陶醉於我們的演出。

長谷川:我很同意,希望大家盡興。

這次訪談已經到達尾聲。謝謝讓我們佔用你們的時間。

所有人:謝謝。
继续阅读

SWEET TRANCE - the GRADUATE.
我去年奉獻給騙子事務所SWEET CHILD不少錢,其中一張就是SWEET TRANCE的二連發、複刻版“SWEET TRANCE - the GRADUATE”。這間事務所超能騙錢,只能找准時機就拼命的吃老本啃死忠飯的錢包。如果不是去年La'cryma Christi的限定復活,SWEET CHILD也沒機會重發SWEET TRANCE。(所以還是飯得益了?!)這兩張DVD我找了很久,可惜SWEET CHILD的商品庫一直處於“品切”狀態。

SWEET TRANCE就是類似PSC搞的Peace & Smile Canival,旗下Artist集聚一堂弄個拼盤LIVE。如果對一個事務所的所有樂隊都萌的話,這種EVENT還是物超所值。不過當年SWEET TRANCE的素質遠比現在的Peace & Smile Canival高得多,一是樂隊成員基本是70後,音樂素養和技術比現在的80後好;二是SWEET TRANCE連續搞了很多年,而且一直是大場,直到2002年被社長虧了不少錢後才黯然落幕;三是有份參加的樂隊一直是日搖的中堅力量,如Plastic Tree、WAIVE、Fairy Fore、SHAZNA等,少不了事務所兩大牌La'cryma Christi和PIERROT。(其實一直是吸血鬼PIERROT的天下。。。。。)真矢還在2001年擔任特別嘉賓,與後輩同樂。

好久沒有看到畫面是5 X 4的DVD,以前的LUNA SEA和X JAPAN都是這種比例,因此一種懷舊的感覺油然而生。我先買的是2002年的武道館,畫質當然沒有現在的精緻。如果以現在的審美觀審視當時的服裝和化妝,心裏不禁蹦出一個“土”字。不過呢,當時的歌確實好聽。以前的樂隊比較注重曲子的旋律,編曲是90年代的風格,Lyrics也有一種親切感,讓人聽了不禁跟著HIGH起來。現在的樂隊就是沒那麼耐聽。

SWEET TRANCE的出場很有意思:“PIERROT就是惡魔,其他樂隊無論是多麼有實力,成員多麼努力工作,通通都是社長迫害的對象”。因此其他好聽的樂隊排在前面,負責炒熱場子的氣氛。等場子的興奮度高起來,PIERROT才出場。

[20100131-1527170]
根本就是PIERROT的舞臺,足以見得這個團當時是什麼地位,自己喜歡的東西硬要別人接受。各團出場的次序名號也是夠惡趣味的。第一個出場是“First Act”,第二個出場是“Second Act”,最後出場是“Final Act”,為啥連這都要依據PIERROT DVD的發售名號呢?!

我第一個檢視的團是La'cryma Christi。雖然“未來航路”實在是爛大街,連復活LIVE廣告的背景曲就是這首,但是他們唯一引以為傲的就是它了吧。有時候看著La'cryma Christi,心裏不禁感概。樂隊五人儼然一副“好好先生”的厚道模樣,連製作的歌也是朗朗上口的類型,無奈一直是半紅不黑的狀態。(還是被社長害了吧?!不過我一直搞不懂為啥這個團要走VR路線。如果是普通的主流BAND,路子會坎坷一點,不過最後搞不好會爆紅。)然後當然是Plastic Tree。2002年已經是sasabuchi擔任鼓手。當時的他跟現在的佐藤kenken一樣屬於活躍型,而且由於第一次踏足武道館,全身散發一種興奮感。我現在有點懂為什麼PURA會找佐藤ケンケン當鼓手了,希望他不要像buchi那樣安靜下來。02年的PURA是“舊歌大行其道”:“絕望の丘”“蒼い鳥”“スライド”,還有“Psycho Garden”!現在的PURA很少唱“Psycho Garden”,所以聽一次LIVE版還是很滿足的。接著就是Fairy Fore。突然發現這個團的歌也不錯,“Sweet-ness”“LOVE SICK”“VIVID”強推。雖然這些樂隊在wikipedia的資料是少得可憐,現在的loli也可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不過總體素質擺在那裡,是現在樂隊多多學習的典範。好吧,看到最後,我無奈也要看PIERROT。PIERROT的選曲基本是LIVE的定番,就是看完不夠過癮。社長也就是長的天生一副“惡魔”的相貌。可是PIERROT好像看了兩次。。。

這篇日誌完全是懷舊的產物。我不是說現在的BAND不好,只是整體素質比過去還是差一點。啊,我還有“ODYSSEY”沒買,今年一定補上。(簡直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Orz)

SWEET TRANCE的最後一定是各BAND的群魔亂舞環節,2001年唱了“Stand by me”。就是所有主唱站在一起才知道taka的唱功是多麼的好,社長是何其失禮。

SWEET TRANCE - Stand by me


La'cryma Christi - 未來航路 LIV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