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大切なこと 翻譯 J系音乐志 ??羞肴???隙査 LIVE參戰 不負責任樂評 LUNASEA 囧圖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LIVE参战 ムック 爱他就要黑他 腐女日志 膚淺萌男人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我是VR飯,不是VK飯。
(這文或許讓大家感到不順心,我不是故意要給大家造成視覺污染。如有得罪,還請大家大人有大量。)

上大學閱讀課時,我依然清晰的記得老師告誡的一句話:“做閱讀,要運用批判性思維。做人也是如此”。我當時不太明白什麼叫“批判性思維”,或許就是“答題的時候要用正反兩面看作者的觀點”,僅此而已。

我昨天差點和一個不認識的人吵起來,爭論點是“某團初回盤送TOUR DOCUMENT是否與‘做音樂’背道而馳”,我是正方,她是反方。最後的氣氛令大家都很不愉快。其實我是在回復另一位志同道合的“正方”的評論,我表示同意,然後被一個陌生人說我“無聊”。我心裡自嘲:原來我說真話也有錯。

我要再一次“無聊”了:VR和VK是不同的兩個概念。很多人會納悶,VR和VK不是一樣的意思嗎,視覺系還是那堆人,飯還是那堆飯,VR和VK有什麼不同?VK = Visual Kei,Kei就是中文的“系”,系統、一個類別的意思。Kei代表視覺系的全部,音樂、打扮、PV、世界觀,還有團員在鏡頭前的各種各樣事迹。總之,VK飯就是代表自己對視覺系的全盤接受。VR = Visual Rock,顧名思義,VR飯更多欣賞的是一個Band的音樂。聽起來VK好像比VR涵蓋更多的含義,其實側重點各有不同。

因為和那位不認識的親爭吵,這兩天我都在思索同一個問題:我有時候是不是對VR團太苛刻了?

我“自命清高”,我一直堅稱自己是VR飯,離VK飯差還很遠。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很自私:總希望某個M字頭的團永遠停留在剛出道的光景,沒有上過武道館,受眾容量最大限度是Zepp Tokyo;希望他們永遠保持“很少人認識”的狀態,因為那個時候的音樂最好聽;總希望樂隊做音樂保持自己的個性,不要因為銷量和人氣迷失自己。

事實上理想總得與現實低頭。就算隊員自己不吃不喝,手下的Staff也得吃喝拉撒,去LIVEHOUSE要租賃費,一切都是錢錢錢。拋開經費不說,搞樂隊還不是想讓在更多人面前展現自己,這點私心人人皆有:包括我自己,開個Blog不就是想讓更多人知道我對VR到底抱有什麼觀點。我很同意某人的觀點:“視覺系不能再讓人當成怪物。以前有X和LS,雖說現在不能回到全盛時期,但有人要異軍突起,闖出新天地”。The GazettE要上蛋子了,雖然他們的歌不合我口味,但我還是為這個消息感到高興。對上一個能上蛋子的視覺系樂隊是LS(后来我查到the yellow monkey 2001年也成功登陆蛋子。所以具体怎么样,望大家指正。)。等了那麼多年,終於又有視覺系樂隊有資本和POWER上蛋子,證明視覺系還是能走下去。這則消息也為後輩帶來鼓勵,他們繼續努力還是能有一番作為。
继续阅读

大佑生前訪談 - 翻弄
QQ截图未命名
(翻譯的時候實在不忍心看訪談右邊的大佑。我很喜歡那個露出壞笑的他 - 即使高傲的笑容是用來掩飾他心中的不安。)

看前提示:本人日語水平不甚了了,僅憑對大佑さん的追念硬著頭皮翻譯他的訪談,故譯文包含大量“猜測”的成分,非常十分異常有可能歪曲了大佑さん的本意。強烈建議大家看大佑さん訪談的日文版本(SHOXX July 2010 158頁)。看到瑕疵的部分請自動54,望大家多多包涵 TVT。


==================譯文分割線=================

在蜉蝣、the studs兩支樂隊中以獨特的存在感出現的大佑,用“大佑と黒の隠者達”的名義展開SOLO活動。既4月6號在渋谷O-WEST首次個人LIVE後,6月2號推出首張單曲《翻弄》。6月11號預定在渋谷O-EAST舉行的LIVE讓他的SOLO活動受到注目。他會以嶄新的姿態推出怎樣的作品?從這張CD,或許可以看到端倪。

--- “大佑と黒の隠者達”是大佑さんSOLO活動的名號呢。

大佑:對。與其說是SOLO,還不如說是音樂決定了樂隊的風格。其實我覺得這不僅是SOLO的最佳形式,而且在舞臺上既不是樂隊的一員,也不是以我為先。個人覺得現場不單單要氣氛熱烈,而且要表達一個統一的世界觀。

--- 做新的樂隊是不是更容易上手?

大佑:完全沒有這回事。大小事務必須自己操心,這種工作形式非常好。樂隊比獨自一人可能會有更好的成品,隊友之間也能相互依賴。但現在做樂隊時機並不好。現在的我不僅想做力所能及的任何事情,而且渴望追求新的嘗試。

--- 做SOLO和搞樂隊的活動方向不一樣吧?

大佑:做第一次LIVE的前夜我睡不著,而且經常失眠……,諸如此類的事情讓我不得不在意。現在暫時沒有不順心的事。(這句不確定)

--- 與定型照和名字相呼應,形象和SOLO屬性是“黑色”。

大佑:黑色十分陰暗,給人一種負面的感覺,因此我選擇它。即使到現在歡樂的氣氛並不是我的拿手區域。

--- 因為性格的關係嗎?

大佑:的確有關。我不僅覺得自己性格乖僻,而且容易嫉妒人,總覺得低人一等,而且老是想像自己被傷害。

--- 回到音樂,有沒有想過把這些想法反映在音樂中。

大佑:談到音樂,因為現在還是平淡的狀態,所以也不會在音樂中過分反映負面的元素。但無論是旋律多麼明朗的曲子,自己作詞時還是有意無意的把曲子變得很糾結。這種情況時有發生。(有些人)說的時候很有自信,但音樂沒有匠心獨運的地方。如果是我,我最看重的就是音樂的特色。

--- 然後,“大佑と黒の隠者達”首張單曲《翻弄》的歌名和歌曲本身的風格有反差。

大佑:沒錯,這首歌確實有一種反差感。能演唱如此爽快的歌曲,為什麼還是有一種帥氣的感覺。

--- 是不是特意追求這種反差?

大佑:雖然有意識的做出嘗試,也有從這首歌取得靈感,然後顛覆它的原意,中間有很多大人的情節(苦笑)。只聽《翻弄》的時候,抱著變得更加溫和的心思看定型照和LIVE,結果變得垂頭喪氣了。(苦笑)

--- 就這樣一首歌就出來了。

大佑:“對於普通的音樂家來說,旋律是最好代替名片的東西。”

--- 不僅有想聽到動聽的歌的心情,也有想唱歌的心思呢。

大佑:的確有這樣的想法。

--- 從唱歌的角度來說,不僅要唱的優美還要表現的柔和,兩個都是嶄新的做法。

大佑:果然要做到最契合曲子的效果,還是要遵循音樂本來的特質。很久以前我也提過,做音樂不是製作“商品”,我們要帶著“作品”的意識、忠實於曲子創作。

--- 在聲效中加入Acoustic Guitar和弦樂,你的想法是如何?

大佑:不僅要創作一種有變化的搖滾,還要做樂隊做不到的事。在樂隊裏,小提琴的聲音越來越大,抑制樂隊的聲音,然後樂隊的聲音就渐渐的舒展開。雖說現在的形式里加入了小提琴的聲音,周邊的音質也會變得自由,但我還是想與歌謠有所区分。

--- 也就是說,這樣的效果與曲子相契合。

大佑:這就是曲子本來的意思,不单单是一种“音樂”。除了把歌唱出来,還要表現歌詞帶出的世界觀。不是熱情、不是激動、也不是爽快自然,既要有一種悲傷的感覺,還要深陷其中,最後感激於心,這樣的感情融合在一起。所以不是說要做怎樣的搖滾風格,而是要慢慢培養出怎樣的感覺。

--- 這樣說的話,錄音過程一直在改動。

大佑:以前做樂隊的時候,總想把自己声音好的部分表现出来。但這一次,不需要体现自己的声音特点就可以表达歌词的世界观。反过来说,如果仅仅追求自己歌声的特质,歌词的含义便完全走样。所以创作是以曲子为中心。我在脑海里把自己想象成指挥者,虽然古典乐团是一个团队,但我是整个乐团中心,完全由我一个人来组织。

--- 虽然这首曲子的旋律节奏明快,但歌词描写的是离别的悲伤。

大佑:粗略来看就是失恋。(苦笑)B Melo描写的就是强颜欢笑、封閉內心,即使兩個人在一起也無法展現笑容。MIX部分的最後一行:“我帶著微笑揮手向你告別(僕は君に笑顔で手振った)”,連我自己都震驚了。啊,原來最後還是笑了。

--- 這樣的表現手法非常生動。歌詞描寫了一個美麗的故事。

大佑:我想描繪一個真實的故事,結果反而寫不出來。所以我加大歌詞的廣度,讓聽的人不自覺的代入自己的故事(這句是猜的)。最後他們就有意識的理解歌曲的世界觀和整個作品的含義。(這句也是猜的。。。)

--- 第一首歌留給聽眾一個美好的印象,但Coupling的《ザっへル》完全走另一個極端。曲子以マゾっホ為標題,主題是色情受虐狂吧?。


大佑:這首歌完全是無意識的情況下彈吉他創作的,因此是全裸。

--- 全裸……(苦笑)。這首歌不僅有氣勢,高潮的部分完全是大佑さん的風格。


大佑:我也覺得兩首歌走兩個極端。很多聽過這首歌的人向我反映完全不知道我想幹什麼。(這句當然,也是猜的……)

--- 從屬性上看,這首歌整體給人一種S的印象,其實這是一首M的歌。


大佑:這個反差讓我很鬱悶。雖然這次想將自己的屬性定義成S,但最後並沒有做出對應的感覺,形似神不似(苦笑)。這是兩個極端。

--- 與生俱來的悲傷就這樣表現了出來(苦笑)。


大佑:但表情(具體指定型照)不也表現出來了嗎。

--- 因此即使是錄音也是賣力的演唱嗎?


大佑:的確是很賣力, 但太早了。雖然氣勢出來的早,但之後的兩天頭特別疼,眼睛怎麼都睜不開。

--- 最後變成喊出來?


大佑:對。最後當我哇的一聲喊出來的時候,一瞬間眼前發白。

--- 僅憑兩首歌是無法斷定“大佑と黒の隠者達”的全貌。


大佑:雖然很想把一場LIVE變成一場SHOW,但僅憑這兩首歌是無法達到預定的效果(這句強烈表示我是猜的)。請大家反過來想一想。電影裏的兩個人關係好像不錯,但最後兩人突然變得很想殺死對方,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同理可論,只有看完LIVE和聽完整張專輯才知道整個全貌,一張單曲沒有這樣的作用。

--- 說到LIVE的一場SHOW,大佑さん就是想做不同一般的ROCK BAND LIVE嗎?

大佑:沒有突然閃現的靈光,LIVE到最後也沒有一氣呵成的感覺。我不想讓LIVE的結局變成Happy ending. 我想達到這樣的效果:這樣很不爽耶,啊,就這樣完了?!

--- 大佑さん將於6月11號在渋谷O-EAST舉行名為「恍惚は雨と共に」的個人LIVE。這個標題有什麼含義?


大佑:6月11號的時候人們看到我的LIVE會心生一股恍惚的感覺。然後只會想到我,最後全身心滿布我的嘴臉。

--- 因為很喜歡自己嗎?

大佑:的確是呢。但實際怎麼樣,我自己都不知道。

--- 也自愛的部分,相對應的也有自感低人一等的部分,兩者混合起來,相當複雜呢。

大佑:也太混了。

--- 大佑さんSOLO的全貌僅憑兩首歌不能判斷,大家要來看LIVE自己確認。


大佑:大家一定要來看我的LIVE。


大佑と黒の隠者達 / 翻弄

继续阅读

NOW – 迷茫的轉型
girugamesh now Pictures, Images and Photos

我千想萬想,還是決定動筆寫這個團的碟評。一是讓更多人認識這支傻冒樂隊,二是拯救他們。

ギルガメッシュ,按他們的原話:“Several years ago, four mens is rock, and we’re cool.” 04年成立於千葉,與同事務所的SID竟然是同輩。原型是“青梅竹馬”的愁和弐,然後“疑似”弐弟弟的鼓手Яyo加入。左迅完全是亂入的,因為第一代主唱不是他。然後呢,做什麼事左迅都是亂入的,雖然裝瘋賣傻他永遠是主角。

對這只樂隊的入門就是《NOW》。很少有大碟能讓我一口氣從頭聽到尾,《NOW》就是其中之一。總體來說這張碟很“潮”:沒有聽到耳膜痛的“嘶喊”,取而代之的是英文+日文RAP,即使左迅咬字還是有一絲的不清晰;歌曲編排不是純粹的搖滾四人組,他們有心思的加入了一些特殊的音效 - 現今超流行的電音 。

Giru每張碟的第一曲都是“Intro”,從此就可以聽出這張Album走什麼風格。我很喜歡Giru在在《NOW intro》的一段話:“Nothing begins, if you don’t take an action. Nothing begins, if you don’t love yourself. But before you regret, just follow us. Now!”內容看上去既勵志又狗血:萬事起頭難,只怕有心人。

《bit crash》有一種教會邪惡的感覺,曲中震耳欲聾的聲效由團員+STAFF一起製造,製造出引人入勝的效果。《NO MUSIC NO LIFE》是常規的“開場曲”,就是每張專輯必須有一首歌吸引人聽下去。感覺《NO MUSIC NO LIFE》讓GIRU卯足了勁、使出渾身解數:既有電音、又有強勁的吉他,旋律追求讓人一聽即上癮。怪不得Яyo在訪談中說這首歌創作用時最長,也是他本人最自信的作品。接下來就是一口氣完成的壯舉,《ALIVE》《I think I can fly》……一直到《arrow》,快慢相結合,一股酣暢琉璃的快感。

寫到這裏,好像這張碟應該是佳作,其實不然。Giru一直以來有一個毛病,Album沒有一個中心感念,以《NOW》為代表。說白了就是《NOW》就是幾首吵吵嚷嚷的曲子組成的一張歌曲合輯,不是傳統意義的“專輯”,而且我也並不覺得“NOW”這個名號寓意何在。除此以外,雖然團員很想做出一張讓人印象深刻的專輯,旋律編排可謂花盡心思,個別曲子加入了搖滾前所未有的元素,無奈他們還是不能駕馭各種音效之間的有機關係,結果整張專輯什麼都有,一片紛繁無序的景象。當中我不得不提開頭有一把女聲亂叫的《BEAST》,完全讓人丈二摸不著頭腦。結果就是,除了幾首重複次數較多的歌還叫得出歌名,其他歌我僅僅知道“噢,這首歌出自《NOW》吧”。

其實《NOW》的“亂”是表面現象,更深層次體現的是樂隊面臨的轉型抉擇中表現出來的迷茫。我想從《開戰宣言》就開始關注Giru的人深有體會,雖然我不覺得《13’s Reborn》、《girugamesh》和《MUSIC》有核心概念,但起碼在音樂風格上還是統一的,強硬的ROCK依然俘虜不少Giru飯的心。現在的Giru明顯偏向POP,歌曲本身趨於平庸,當中或多或少收到事務所的影響:老大哥是彩虹,前車之鑒是爛掉的MUCC和ORICON常客SID。Giru越想轉型做朗朗上口的曲子,越想在知名度上獲得突破,他們就越迷失自己。Giru在POP和“以前的音樂理念”之間搖擺不定,當他們偏向某個方向後,赫然發現事務所已經針對Giru制定一套讓飯招架不住的銷售方案。如果說Giru之前的作品還叫“音樂”的話,那現在每張碟的初回版本都送一張裝傻Document DVD的東西又叫什麼?還是一句老生常談,“音樂”和“銷量”本來就是一對矛盾。

幸好愁已經發現當中的不妥:“我們只是想在樂隊、事務所、飯之間取得平衡”。多麼厚道的回應啊,事務所看到肯定開心。可惜Giru已經迷失方向。說句完全出於VR飯私心的話,Giru應該看齊的不是MUCC、SID和彩虹,而是Kagrra,。

*以上評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官方看法*


大佑,求你了,告訴我一切都是惡作劇。
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
输入密码
博客好友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