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爱他就要黑他 囧圖 膚淺萌男人 LIVE參戰 LIVE参战 ムック 翻譯 不負責任樂評 腐女日志 J系音乐志 大切なこと ??羞肴???隙査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LUNASEA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MERRY – 夜光
merry.jpg

首先我要強烈抱怨MERRY的blog part:每次打開blog的時候都聽到ガラ的歌聲,好吵啊!其他blog part按了播放鍵才有聲音出來。而且旁白偏偏又是ガラ,我已經無語。從The Cry Against…吵到現在。我好想拿西瓜刀直接沖去free-will找經理人和網頁製作人員理論》喂喂喂!

我直接跳過封面無敵不知所云的《クライシスモメント》,因為那張桃紅色的藝術照讓我完全54 Single音樂。

那我就說說《夜光》,起碼封面順眼》毆。

旋律一聽就知道是結生的出品。幾句簡單的旋律往往復複即可撐大樑,聽多幾次完全沒有膩人的煩躁感。以前メリー的旋律特點也是如此,硬要追求复古的藝術型曲風就好像是大話西遊唐僧頭上的蒼蠅 – 一个字,煩!(於是每次聽完都有一種微妙的感覺,隨後自覺的轉去giru中和。。。)

關於作品的創作理念,就是一隻鳥被困鳥巢。束縛在黑暗的它很想沖出去,朝著有光的方向拼命飛,但不知何處是盡頭。乍聽一下其實挺像樂隊現在的處境。歌词写得很有意境,其实我一直覺得ガラ寫詞很有個人特色,算是業界極少走浪漫主義路線的譜詞人。他很會抓主題的內心世界,一詞一句描寫的很細緻,證明他創作的時候的確在用腦。低俗的講,人家的詞好歹漢字多,比同辈团一句“この夏はおわり”來的有文采。

吉他隊演奏與以前的メリー沒有太大的區別。吉他隊的技術特點就是小範圍的彈音符,來回的按弦。每首曲子根據他們個人意志決定孰輕孰重。好在結生和健一關係河蟹,無鴨梨。不同的是樂器的音效,仔細聽就會發現結生的刷弦比以前更看重搖滾感,健一就是具體音色變了。貝斯。。完全聽不出。至于ネロ的鼓,比以前少了花樣,鼓點更沉穩,變得中規中矩,缺少了以前的活力。

重點就是ガラ的聲音。如果說《The Cry Against…》是他沒有適應,那么《夜光》就是體現他的中氣不足。我第一次听《夜光》就覺得ガラ的聲線太柔和,不適合唱黑暗屬性的搖滾。尤其是副歌,少了應有的強勢感。地下時期的ガラ可以勉強上崗,但5年的“試行錯誤“完全破壞它的可塑性。就像網球手,一旦入門是上網型的,以後就很難轉為紅土選手。其實這不是ガラ的個人問題,癥結在于他本身聲線特點已經不適合唱MERRY現在風格的歌。我個人覺得L團的葉月可以勝任。。。

C/W的《ロストジェネレーション –replay-》就是self coverメリー的《ロストジェネレーション》。我感覺變化不大,起雞皮的部分依然起雞皮,曲子整體的厚重感沒變。關於這部分我坦承沒有好好看fool’s mate(2011年1月號)的專訪,因為ガラ的半邊臉太礙眼了XD

最後,其實以上都是我個人意見,不代表MERRY全團的看法。不過重聽メリー的歌,覺得雖然他們的風格走唐三藏的路線,但起碼算是“百花齊放”的其中一朵花。現在他們的被迫改變是順應市場的口味,不是他們的錯,是市場再也吃不消風格獨特的band。

再不過!錄音室和LIVE完全是兩件事。對於我這個沒有親眼見過ガラ噴墨的人,實在沒有資格評論他們的LIVE。一隻樂隊的優劣評級標準除了原創歌曲的感染力外還有現場LIVE的表演力。所以我以上的評論完全不能體現MERRY的全部,路過的人完全可以“呢度睇,呢度散!”

好了,為了寫這篇垃圾東西,《夜光》在我iPod已經翻滾多次,是時候滾去GIRU了。。。

11.1.10改

我承認一個月前的認識太膚淺了。特意加入最新感受:

重溫カリガリ近乎嘔吐的音樂風格和石井秀仁歇斯底裡的演繹,突然靈機一動。

於是再次聽ロストジェネレーション,對於某人聲音可塑性的疑問基本可以消除。(可能我對ガラ有偏見,反正他做什麽我都持消極態度 - -)

對比メリー和MERRY兩個時期的ロストジェネレーション,整體氛圍沒變,但細節的變動還是比較明顯的。首先是吉他的音色,和我一個月前分析的一樣,吉他隊明顯加强音色的厚重度。負責速彈主旋律的健一加重吉他音色,這是最大的改變。サビガラ高了一個調,CHORUS變全員一起喊。之前的版本是ガラ在背後哀怨的碎碎念“one,two,three,four...”,直教人起雞皮。歌曲的開頭加入ネロ的一小段鼓solo,外加一小段bass導入,强调了搖滾的感覺。

一個月前我完全忽視了ガラ歌聲的變化,現補充。樂隊兩個時期的風格大相徑庭,這相當考驗主唱的演繹水平。我沒有資格鑒定ガラ這首歌唱的如何,因為我實在不太瞭解他,也不是很欣賞他,但肯定的是,他相應做出變化。之前的版本ガラ就按照平時的方式唱,照魚蛋粉的說法,就是“娘爆”。-replay-的版本他加入了“嘶喊”的元素,這點比較適合黑暗屬性的歌曲。不過呢,我感覺ガラ好像是勉強讓自己叫出來,多了那麼一點不和諧的成份。這就是為啥說聽了カリガリ的歌反而恍然大悟。

一個月前我不是說“現在ガラ的不適合唱MERRY的歌嗎?”。實際上他還是能勝任的。一個月前的我忘了一件事:單曲沖市場,C/W見真章。在《夜光》的ガラ當然要唱的主流一點,這是市場定下的潛規則。要世人見證他們的改變,樂隊只有抓準C/W這個機會。


MERRY - 夜光



LUNA SEA LIVE Report @ Hong Kong Asia Expo, December 11th
会场


實不相瞞,MJP那篇不入流的英文REPORT就是我寫的。比較官方的回憶,不過也有一點參考價值。LUNA SEA的圍觀非常完滿,我買了最貴的檔,雖然不是第一排第二排,但位置神馬的都是浮雲,能參戰已經是最幸福的事情。

從11號早上開始我就發現自己一直在積累RP。首先和諧號買票電腦系統故障,然後到了酒店後居然忘了帶信用卡,浪費30多塊回去取信用卡;之後一直拿不到MJP的媒體通行證,一直在問人問街坊,整個場亂跑;因為記錄MJP的偽文縐縐REPORT一直低頭筆記記錄,錯過了一些精彩的JQ瞬間;退場的時候我找不到8達通卡,差點坐不成車;最後因為我想蹲點,並不太願意走,弄得大家在風雨中接受小雨的洗禮,搞得我非常過意不去。但是,但是,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不單是看LIVE非常盡興,而且最後我們蹲點成功!這次RP果然在低谷中爆發!

一到會場,看到了傳說中200米的排GOODs人龍。仔細看看了價格,T 350 HKDs, 環保袋100 HKDs,衛衣500 HKDs,兩個護腕 100HKDs,毛巾沒有看見價錢。最坑爹的莫過於叫價100連B5 Size都沒有的場刊,頁數異常的少,除了嘔吧型英帥靚正外,其他MEMBER的姿勢我不予置評。。。

會場拉了兩個Banner簽名,一個是HK飯自己製作,另一個是日方專門供飯簽名的,日方的安排超細心。不得不讚歎日方的美女攝影師STAFF超漂亮,小蠻腰好細啊,讓我自行慚愧。會場有很多COSER,一般以SGZ和INORAN早期造型為多。日飯的COSER技術水準一流,細緻的地方做的微妙微肖。廣州幫MIYAGI也COS INORAN BLACK BOOK的造型,別有一番韻味。好不容易在現場看到一個泰國飯cos 嘔吧在ROSIER的紅發造型,不錯不錯,但長相不像棒子有點可惜》喂!還有上了年紀的日飯居然COS MM的MANA,真的好厲害!我也忍不住去合照了,顯得我很老土。。。

是不是我眼花,居然有人在現場cos林先生。太穿越了吧。。。

終於到了入場的時間,我繞了一個大圈到達Block A,P7的位置比我想像中前!起碼舞臺看的爆清楚。舞臺佈置是大大的圓月,巨大的LUNA SEA字樣印在上面。突然全場燈光暗下來,立即響起著名的背景曲(其實我一直不知道歌名 Orz)。LS五子悉數登場,除了真矢一人穿了深紅色的西裝,其他人都是黑色姿態出現。

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嘔吧拿的紅色的專用BASS登場,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好帥!!!

舞臺的燈光效果超不錯,紫色、紅色、白色燈光相映,617在一片歡呼聲中開始演唱“LOVELESS”。接著是“Dejavu”等OND名曲。我一邊聽歌一邊記錄,非常忙碌。我個人覺得無論如何“TIME IS DEAD”和“ROSIER”絕對不會動手,能在現場聽一次“ROSIER”是我畢生的心願!!居然讓我聽到了最強名曲“GENESIS OF MIND ~夢の彼方”!雖然已聽說德國場已經唱過了,但是HK場聽到現場版依然覺得驚喜,我情不自禁落下淚!這首歌我聽過錄音室版N多次,能聽到一次現場版是終生無憾了!!這次SONG LIST還是有點小小的遺憾,沒有唱“JESUS”和“MOTHER”。雖說“JESUS”和“G.”基本相沖,但是我還是想聽一次“JESUS”多過“G.”。為神馬不唱“MOTHER”?!這首歌居然在散場的時候當BGM了,有點失望。

LIVE簡直充斥著歡樂和JQ。據MIYAGI回憶,渣渣和SGZ對刷吉他的時候前者不小心戳到後者的老二,絕.對.是.故.意.的!》毆!渣渣幾次和嘔吧對刷樂器,兩者的表情好微妙!最讓人欣慰的是J和SGZ也對刷樂器,不是一次而是好幾次!!比OND的多!簡直就是賺到了!!香港的福利啊!!“WISH…”的時候簡直是JQ滿滿,617逐一挑逗MEMBER,最爆的就是IR,渣渣居然“主動”親了617兩次!!ENCORE出來的時候,我發現INO和嘔吧的黑色上衣非常相似。。。

關於RYUICHI,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泡面頭,我個人覺得卷得太誇張了。。。。。真矢果然是打鼓高手,打RA-SE-EN的時候因太用力把鼓棒都打斷了,幸虧真矢眼明手快又抽出一根,演出沒有受到影響。SGZ到時有些地方彈錯了,TIME IS DEAD的吉他SOLO總有一鐘緊梆梆的感覺,好像沒有發揮100%的水準,但舞臺表演姿勢做到足,算是給香港觀眾的福利。嘔吧的BASS SOLO是重新編排過的,比舊的用了更多的技巧,很能帶動飯的情緒。MC全程使用英語,講的很標準,由始至終都給人很帥氣的感覺。最重要的是,嘔吧好帥好帥,皮膚又好,樣子超級養眼!渣渣給人一種“好輕鬆”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音響的問題,渣渣的吉他聲只有在SGZ的手停了下來和TONIGHT的一小段SOLO才能聽得到。。。渣渣全場極度開朗,一直笑容滿面,連遠看也覺得他的眼角掛了幾根皺紋。有幾首歌INO還主動做口型跟唱,好像是他在SOLO的感覺!最囧的莫過於TONIGHT的和音!只見RYUICHI唱到高潮部分突然出現詭異的雙聲道,我逐一排查:SGZ沒有開口,J沒有開口,真矢更不可能開口。然後,我驚呆了!渣渣的嘴居然靠近了麥克風!!這是神馬詭異的情景啊!!!我真的覺得超不可思議!!!為神馬要找LS最不會唱歌的人去和聲!!!後臺REHERSAL的時候到底做了神馬不靠譜的討論!!連PO姐都說:“INORAN呢條友!”

神馬時候INORAN變成小LOLI狀態?!謝幕的時候SGZ拿相機去拍,INO主動湊上去求合影,右手居然擺出“勝利”的姿勢?!TONIGHT中間不是停了一會麼,大家呼喚INO,結果INO居然覺得大家叫的不夠響,低著頭右手擺出“come on!”的手勢要求大家叫得更大聲。還有還有,全場INO是第一個靠在音箱休息的人!有冇搞錯,SGZ、J、真矢應該更累,人渣又沒有SOLO,為啥INO竟然是第一個偷懶的人!*逐漸變成INO黑mode*

謝幕的時候也很激動,之間真矢向各個方向丟鼓棒,在我們方向的丟到我前面一排,和我只有3米之隔!還有SGZ的水瓶,我和PO姐都得到SGZ口水的聖水洗禮!不過嘔吧的pick飛得有點杯具。嘔吧一直示意要丟pick,弄得飯一片驚叫,結果嘔吧真正丟出去的時候pick 3米落下,連第一排的飯也夠不著。。。最腹黑的是人渣!最後一首歌一結束就把吉他丟給STAFF,一臉黑線跑進後臺。。。

HK人果然都是高尚飯,大家在淡定中保留熱情,不單手勢擺的很專業,某些耳熟能詳的曲目如ROSIER和I for you全程跟唱,日文無鴨梨。HK場氣氛基本和日本場差不多。這次保安管的很嚴,完全不讓飯沖上去。其實這是好事,日方一切看在眼裡,下次WORLD TOUR肯定會再來香港的。

我個人比較失態,囧。聽見後面有一男一女大聲叫INORAN、J,我也跟著叫。結果站在我前面的男生受不住我的尖叫落荒而逃。後來和粉仔細討論發現,原來這一男一女一直都是矛盾和芭子。。。原來叫的人都是大家認識的人。。。Orz。芭子和M子最後好激動,忍不住落下激動地淚水。我們偶遇一個德國飯,專門從新西蘭坐飛機來HK參戰!還有一個死忠飯,看LIVE跳的太用力把腳傷了,果然是真飯!

這次看LIVE有一種大滿足的感覺!好久沒有看過時間嫌太少的LIVE,忽然產生一種“無論如何都要奔去Dome參戰”的衝動。這次的LIVE真的好滿足好滿足!因為之前兩年我一直念著LS復活卻一直沒有消息,現在心情終於穩定下來卻要搞LIVE反而一直很淡定。。。不過能親自參戰LS的LIVE真的真的很高興!希望LS下次來HK的時間就是不久後的將來!

LUNA SEA,まだ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