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ムック LIVE參戰 爱他就要黑他 翻譯 LUNASEA 不負責任樂評 LIVE参战 大切なこと 囧圖 J系音乐志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腐女日志 ??羞肴???隙査 膚淺萌男人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翻譯] Plastic Tree 08年訪談
首先我要感謝JaME。

這是一篇我一年前就開始醞釀的翻譯,因為懶,因為忘卻,直到今天我才完成全文。本來WORD文檔一直埋藏在電腦硬盤的深處,昨天興之所致重新聽了一遍“ウツセミ”,我才想起有這篇東西的存在。於是我今天坐在電腦桌前,又開始重新完成翻譯。說起來,這是我第一篇翻譯,處女文。雖然之後翻了很多木庫的REPO,還有怪怪的PENICILLIN,不過這篇Plastic Tree應該是我最滿意的一篇。

我很想Credit JaME的網頁。不過我實在找不到原文的出處。還是想提醒一句,此文的出處在JaME。

再次感謝JaME =w=

-------------------------------分界線----------------------------

前一個晚上剛剛結束希臘公演的Plastic Tree,欣然接受了JaME的访问。訪問的氣氛十分輕鬆,内容也自然离不樂隊的全新大碟“ウツセミ”

Plastic Tree10月14号在希腊奉上了一場精彩紛呈的演出,觀衆和樂隊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二天,樂隊原本预定在几个小时内完成照片拍摄、访问和其他工作,然後便馬不停蹄的趕往波兰。不過樂隊还是挤出宝贵的时间接受JaME的访问。尽管客觀环境不是很理想,但絲毫無損MEMBER的心情,有問必答。不仅透露了以前的轶闻趣事,而且還回顧了新大碟“ウツセミ”,内容十分逗趣。

坦白说,我相信大家基本都知道Plastic Tree是何方神圣。(笑)【《what is Plastic Tree》 是Plastic Tree在07年推出的欧版EP名,属于普教等级的作品。这里JaME的记者开场白用what is Plastic Tree这一个表达,以作缓和气氛。】我想问你们几个问题,新饭可以加深对你们的了解,骨灰级海月作娛樂用。。。。

Plastic Tree:无任欢迎

首先能否介绍一下自己在乐队的位置,是什么促使你们学习或放弃某項樂器?

有村竜太朗: 我是有村竜太朗,主唱。(停了一下). INSPIRATION? (爲什麽做主唱?)

或者這樣說,什么原因讓你萌生做主唱的想法?

竜太朗:嗯。我不做主唱還能做什麽? (笑)

大家知道你還會彈吉他, 不是嗎?

竜太朗:哪有那麽厲害,我只會一點點…アキラ才會玩吉他. 就是ナカヤマ アキラ先生。

アキラ爲什麽選擇GUITAR?

アキラ: 大家好,我叫アキラ,樂隊的吉他手. 我做吉他手的動機嗎?(停頓了很長一段時間,接著繼續解釋.)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以前我十分喜歡Duran Duran的貝司手John Taylor,不過貝司太貴了,我無力入手.(笑) 就這樣我做了吉他手.

ヒロシ:我是鼓手ササブチ ヒロシ。家裏有三個姐姐。有一次,其中一個姐姐帶我觀看交響樂樂隊的演出,當時我就覺得鼓是衆多樂器中最酷的。然後我開始玩鼓。

長谷川:我是長谷川正. 剛開始PUNK ROCK樂隊對我的影響很深, Sex Pistols就是其中之一. 當初我立志做PUNK吉他手. 但是到組隊的時候,各大樂隊的吉他手位置人滿爲患,而貝司手却是搶手貨! 就這樣我做上了貝司手.

有沒有想過跟アキラ換位置?

長谷川: 這個主意很不錯! (笑)

這條是面向全隊的問題: 你們是什麽時候下定决心走音樂人的路?

竜太朗: 我以前就很喜歡唱歌。小時候跟著奶奶唱, 那些珍貴的回憶對我留下深刻的影響.。但是到了人生的某個階段,心裏一直渴望打工,連去動物園打工的念頭都有了!之後回到高中的樂隊創作,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渴望繼續下去, 于是就做了主唱。

アキラ: 輪到我。我在北海道長大,日子過的很無趣。國中時,全班組織去東京參觀,遊覽了迪斯尼。我立馬愛上了那個地方.從此以後,我立志成爲一個音樂人,不回去北海道就好了!

ヒロシ: 我16歲開始玩鼓, 因爲我喜歡日搖。之前,麻將才是我的最愛—更準確些,是沉迷.打痲將的時候, 出章的聲音跟打鼓很像。從打麻將轉到打鼓,對我來說易如反掌

長谷川:當初我不想玩音樂的,藝術才是我的心頭好。不過我後來意識到,給樂隊寫歌不僅僅有音樂上的含義,還是一門藝術。以前的我以爲只有畫畫塗塗才算是藝術創作。當然,當我玩貝司是,我是最喜歡。。。

談談現在。昨天的LIVE有很濃厚的氣氛。

ALL:謝謝誇獎(笑)

竜太朗:THANK YOU

你們願意看到觀眾産生像昨晚那樣大的反應嗎?

竜太朗:這本身就是一件很興奮的事。我們是第一次來到希臘演出。舞臺与觀衆的距離可謂所差無幾,不過還是接觸不到他們。

我想這應該是親密感吧。

竜太朗:說得沒錯。。。(笑)

令我好奇的是,既然樂隊在日本那麼多年一直都很成功,為什麼你們依然選擇去海外演出?當中又獲得了什麼經驗?

長谷川:過去我們也曾以Plastic Tree的名義來過歐洲。我們很喜歡歐美音樂,所以去發源地走一趟是在再自然不過的事情。風險是無可避免的,所以當初我們有些害怕,不過這是我們第三次把TOUR的中轉站放在歐洲,我們已經很習慣這種狀況。就現在來說,風險已經減低為零。

“ネガとポジ”更接近歐美音樂的風格,而“ウツセミ”則是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就好像繪製一幅獨特風格的原創油畫一樣。大碟製作的背後有沒有一個具體的概念,或者有沒有特定的目的?

長谷川:我認為這張專輯的背後沒有特定的概念。就是。。。。。。樂隊的所有成員待在一起,然後每個人都貢獻自己的元素。然後我們就開始結合所有的素材,過程不費吹灰之力。不過,這張專輯沒有特定的概念,從製作伊始就沒有決定。

竜太朗:這張專輯受到更多日本文化的影響,一切更為自然。專輯與日本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我們沒有特意做出很多計畫,只是順其自然。

“明白了,更多的是出自於本能。當定位“ウツセミ”時,是不是順著感覺、印象,或者是顏色走,最後付諸實踐?

所有人:嗯?COLOR?!(直接英語,接著就是全場大笑。)

竜太朗:我想… (陷入沉思,アキラ時不時用肘輕推他,半開玩笑的提供回答的建議)等一下…… 可能是影子,日本的影子。也好像是7種色彩,絢麗繽紛。日本人談到“7色”,其實是指一個模糊的畫面。一個難以分清顏色差異的情況。我們沒有辦法只選一種顏色,因為這張專輯的感覺既能說是朦朧,也可以說是影子,所以代表詞歸結為“ウツセミ”。

原來就是“ウツセミ”。為什麼以它命名?

竜太朗:“ウツセミ”是日語中非常、非常古老的單詞。“ウツセミ”是《源氏物語》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彙之一。讀《源氏物語》的時候,我就意識到這個單詞十分古老。很多用在經典文學的詞彙已經驟然消失,唯獨“ウツセミ”依然屹立不倒。而且我也覺得這個詞用作表達我們的音樂概念和這張專輯的本質是再適合不過了。

除了上面的情報,還有沒有其他的建議可以給海月?

所有人:什麼建議?(成員面面相覷)

建議,像是如何欣賞你們的音樂,應該怎樣觀看你們的演出。

竜太朗:日本的海月一般會這樣做…… 他們全部移向一邊,接著是另一邊,呈同步狀態。雖然這樣很好,但是我只想觀眾靜靜的看表演,或是微笑,或是哭泣,或是興奮。我單純的希望觀眾的所有人表達自己的感受,與此相似的,陶醉於我們的演出。

長谷川:我很同意,希望大家盡興。

這次訪談已經到達尾聲。謝謝讓我們佔用你們的時間。

所有人:謝謝。
還是寫寫翻後感吧。

“ウツセミ”是Plastic Tree最好的入門教材之一。就像JaME的記者所說的,“ネガとポジ”接近歐美的風格,而“ウツセミ”處處彰顯“MADE IN JAPAN”的字樣。空蟬本來就是日本特有的意象,PURA在英式搖滾的基礎上添加了日本的元素。

不過更令人叫絕的是“ウツセミ”的治癒特質。我第一次聽的時候適逢本人受到重大感情創傷,正是“ウツセミ”治癒了我傷痕累累的內心。後來把PURA所有的專輯都聽了一遍,“ウツセミ”應該是最驚艷的。相比起上一張專輯有了一個貫穿始終的同一概念,“ウツセミ”真的是隨性而發。也正是順其自然才產生了獨特的治癒效果。很少有樂隊能觸動人的內心深處。如果說LUNA SEA讓SLAVE體會了一種雖輕描淡寫但“切膚深痛”的悲傷,X JAPAN讓FREAK領略到什麼是“生離死別”的悲壯,那麼Plastic Tree則觸動了海月內心的敏感區,時而憂傷,時而敏感,時而興奮。

讓我更感慨的是竜太朗的想法:

“雖然這樣很好,但是我只想觀眾靜靜的看表演,或是微笑,或是哭泣,或是興奮。我單純的希望觀眾的所有人表達自己的感受,與此相似的,陶醉於我們的演出。


我突然想到那次的上海之行。有時看PURA的日本場DVD,海月基本都是文靜的人,女孩子居多,甩頭也是特定幾首歌才會出現的情況。LIVE全程,以張矛盾的話來說,“遊園般的安靜”。其實上海當天的情況差不多,kumo、圓圓、芹菜都是文靜的很的女生,80%以上的海月也是這種情況,與那幾個衣著打扮火辣的持票人有點格格不入。

竜太朗希望我們靜靜的欣賞PURA的LIVE。我跟粉和克人笑說,如果PURA的上海場已經看得讓人傷痕累累,木庫、DIRU來了,肯定要讓幾個飯骨折了才能出去。其實我不是在抱怨,只是真能做到竜太朗的理想狀態,在中國有點難度。

我又穿越到takani。雖然她看上去是一個幹練的女生,做事很能炒氣氛,有時QQ聊天也會講一些惡趣味的話題。她就是在PURA演奏“蒼い鳥”一曲時默默流下激動的眼淚,那是聽到自己最有感觸的歌曲自然流露的真實反應。

試問偽海月怎麼能做到?

Plastic Tree - 蒼い鳥 (LIVE)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