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膚淺萌男人 LIVE参战 J系音乐志 囧圖 大切なこと 爱他就要黑他 不負責任樂評 翻譯 腐女日志 ムック LIVE參戰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LUNASEA ??羞肴???隙査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MERRY – 夜光
merry.jpg

首先我要強烈抱怨MERRY的blog part:每次打開blog的時候都聽到ガラ的歌聲,好吵啊!其他blog part按了播放鍵才有聲音出來。而且旁白偏偏又是ガラ,我已經無語。從The Cry Against…吵到現在。我好想拿西瓜刀直接沖去free-will找經理人和網頁製作人員理論》喂喂喂!

我直接跳過封面無敵不知所云的《クライシスモメント》,因為那張桃紅色的藝術照讓我完全54 Single音樂。

那我就說說《夜光》,起碼封面順眼》毆。

旋律一聽就知道是結生的出品。幾句簡單的旋律往往復複即可撐大樑,聽多幾次完全沒有膩人的煩躁感。以前メリー的旋律特點也是如此,硬要追求复古的藝術型曲風就好像是大話西遊唐僧頭上的蒼蠅 – 一个字,煩!(於是每次聽完都有一種微妙的感覺,隨後自覺的轉去giru中和。。。)

關於作品的創作理念,就是一隻鳥被困鳥巢。束縛在黑暗的它很想沖出去,朝著有光的方向拼命飛,但不知何處是盡頭。乍聽一下其實挺像樂隊現在的處境。歌词写得很有意境,其实我一直覺得ガラ寫詞很有個人特色,算是業界極少走浪漫主義路線的譜詞人。他很會抓主題的內心世界,一詞一句描寫的很細緻,證明他創作的時候的確在用腦。低俗的講,人家的詞好歹漢字多,比同辈团一句“この夏はおわり”來的有文采。

吉他隊演奏與以前的メリー沒有太大的區別。吉他隊的技術特點就是小範圍的彈音符,來回的按弦。每首曲子根據他們個人意志決定孰輕孰重。好在結生和健一關係河蟹,無鴨梨。不同的是樂器的音效,仔細聽就會發現結生的刷弦比以前更看重搖滾感,健一就是具體音色變了。貝斯。。完全聽不出。至于ネロ的鼓,比以前少了花樣,鼓點更沉穩,變得中規中矩,缺少了以前的活力。

重點就是ガラ的聲音。如果說《The Cry Against…》是他沒有適應,那么《夜光》就是體現他的中氣不足。我第一次听《夜光》就覺得ガラ的聲線太柔和,不適合唱黑暗屬性的搖滾。尤其是副歌,少了應有的強勢感。地下時期的ガラ可以勉強上崗,但5年的“試行錯誤“完全破壞它的可塑性。就像網球手,一旦入門是上網型的,以後就很難轉為紅土選手。其實這不是ガラ的個人問題,癥結在于他本身聲線特點已經不適合唱MERRY現在風格的歌。我個人覺得L團的葉月可以勝任。。。

C/W的《ロストジェネレーション –replay-》就是self coverメリー的《ロストジェネレーション》。我感覺變化不大,起雞皮的部分依然起雞皮,曲子整體的厚重感沒變。關於這部分我坦承沒有好好看fool’s mate(2011年1月號)的專訪,因為ガラ的半邊臉太礙眼了XD

最後,其實以上都是我個人意見,不代表MERRY全團的看法。不過重聽メリー的歌,覺得雖然他們的風格走唐三藏的路線,但起碼算是“百花齊放”的其中一朵花。現在他們的被迫改變是順應市場的口味,不是他們的錯,是市場再也吃不消風格獨特的band。

再不過!錄音室和LIVE完全是兩件事。對於我這個沒有親眼見過ガラ噴墨的人,實在沒有資格評論他們的LIVE。一隻樂隊的優劣評級標準除了原創歌曲的感染力外還有現場LIVE的表演力。所以我以上的評論完全不能體現MERRY的全部,路過的人完全可以“呢度睇,呢度散!”

好了,為了寫這篇垃圾東西,《夜光》在我iPod已經翻滾多次,是時候滾去GIRU了。。。

11.1.10改

我承認一個月前的認識太膚淺了。特意加入最新感受:

重溫カリガリ近乎嘔吐的音樂風格和石井秀仁歇斯底裡的演繹,突然靈機一動。

於是再次聽ロストジェネレーション,對於某人聲音可塑性的疑問基本可以消除。(可能我對ガラ有偏見,反正他做什麽我都持消極態度 - -)

對比メリー和MERRY兩個時期的ロストジェネレーション,整體氛圍沒變,但細節的變動還是比較明顯的。首先是吉他的音色,和我一個月前分析的一樣,吉他隊明顯加强音色的厚重度。負責速彈主旋律的健一加重吉他音色,這是最大的改變。サビガラ高了一個調,CHORUS變全員一起喊。之前的版本是ガラ在背後哀怨的碎碎念“one,two,three,four...”,直教人起雞皮。歌曲的開頭加入ネロ的一小段鼓solo,外加一小段bass導入,强调了搖滾的感覺。

一個月前我完全忽視了ガラ歌聲的變化,現補充。樂隊兩個時期的風格大相徑庭,這相當考驗主唱的演繹水平。我沒有資格鑒定ガラ這首歌唱的如何,因為我實在不太瞭解他,也不是很欣賞他,但肯定的是,他相應做出變化。之前的版本ガラ就按照平時的方式唱,照魚蛋粉的說法,就是“娘爆”。-replay-的版本他加入了“嘶喊”的元素,這點比較適合黑暗屬性的歌曲。不過呢,我感覺ガラ好像是勉強讓自己叫出來,多了那麼一點不和諧的成份。這就是為啥說聽了カリガリ的歌反而恍然大悟。

一個月前我不是說“現在ガラ的不適合唱MERRY的歌嗎?”。實際上他還是能勝任的。一個月前的我忘了一件事:單曲沖市場,C/W見真章。在《夜光》的ガラ當然要唱的主流一點,這是市場定下的潛規則。要世人見證他們的改變,樂隊只有抓準C/W這個機會。


MERRY - 夜光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