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爱他就要黑他 LIVE参战 LIVE參戰 不負責任樂評 大切なこと 翻譯 膚淺萌男人 J系音乐志 ムック LUNASEA 囧圖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腐女日志 ??羞肴???隙査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小人物,大思考 (左迅訪談 ROCK AND ROCK 19)Part 2
(本人日語水平不甚了了,以下翻譯可能有偏差,遇到請54。。。)
之前有玩樂隊的經歷嗎?
沒有。高一是我的第一次。


即使沒有經驗,也覺得自己能做音樂?
對的(苦笑)。現在回想起來心有餘悸,到底是哪蹦出來的自信。從小開始,我堅信自己能成名,總有一種不可思議的自信。一直以來我都種說不出個所以然的自信:一定會成名的,一定能成名人。


想成名嗎?
“我想成名,我有能力”之類的,深信不疑。


的確非常自信呢。向著這個目標努力,除了加入樂隊外,之前有沒有寫過曲子?
我寫過挺多歌詞,只是文字。小學就開始作詞,一邊參考一邊模仿。这时候我也会考虑Aノート和サビ。


歌詞內容大概是什麼。
剛開始就是抄。內容都是普通流行歌水平的。那個時候我並不懂愛情,所以就憑感覺寫。後來我全部删掉了。


但這些內容不是對現在的作詞很有用嗎?
不是特別有用,而且挺尷尬。(害羞的笑)


玩樂隊前,就有這種作詞、唱歌之類的畫面嗎?
一直都有這種畫面。變紅、成名,腦海裡一直浮現這些畫面。不過現在想起來就會覺得,“這怎麼可能呢”,只有無名的自信。


就這樣?
只有這麼多。除了這個,我的肌肉比別人長得特壯。(笑)運動神經特別好,跑得快。諸如此類的東西。


真正開始接觸樂隊是怎樣的呢?
我有幾個初中認識的、喜歡樂隊的朋友。他們決定在附近的高中文化祭上搞樂隊表演,我就去看了。好像我突然被叫上去唱歌。


只是去看表演?
是的(笑)。去看的時候他們表演了5首歌,現場氣氛要Encore。“你既然來了,就唱首歌吧”,我就唱了。這是我唱歌的動力源泉。


直到那時都沒有試過在Studio與樂隊合練?
完全沒有。


難道那是你第一次玩樂隊?
人生第一次(笑)。已經不記得當時的情況了。其實我實在不知道怎麼上去的,後來其他人說我COVER過 LUNA SEA的歌,也會去看他們演出。所以如果我真的去的話,他們會叫我上臺唱歌的。


所以你的朋友因為一起去唱歌之類的機會知道你唱歌好聽。
他們是知道的。


很厲害呢(笑)。所以說這是你第一支支援的樂隊,開始唱歌的道路?
感覺很好呢。就像不在包廂裡跟朋友一起唱卡拉OK。的確做主唱的感覺不錯,總之當時很快又調整過來了。(苦笑)“為什麼我突然會站在這裡?”


的確很突然呢。那麼因為想玩樂隊就高中退學嗎?
單純的因為我不想上學吧。上學懶洋洋的,有朋友邀請我去看樂隊表演,我就上臺。偶然機會下發展的人生。


第一次上臺的時候,夢想成名的自信最後變得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反應或諸如此類的?
沒有,只是覺得很有趣。我沒有準備好往這個路線發展,單純心裡覺得很高興。


這是你搞樂隊的契機,不是嗎?
沒錯。我開始和那支樂隊在Studio合練,去Livehouse演出。從那開始我們只是做Cover,還有在家鄉的本八幡ルート14舉行第一次公開演出。


什麼時候的演出?
文化祭的半年後。


高中退學後,每天怎麼過生活?
幹兼職,四處亂晃,去Studio…….之類的事。


身邊的朋友繼續求學,你有焦慮過嗎?
沒有,一點也不焦慮。我天生天養。我覺得自己不焦慮的原因是心裡很強大。


未來什麼時候玩原創樂隊,什麼時候Major,都有計劃嗎?
完全沒有考慮過這些事。當時只想著成名,或者會考慮成名之前會怎麼樣。


所以沒有想過未來的細節。
沒有呢。我考慮事情的方式會變得越來越不靠譜,然後我就在這裡了。


玩樂隊後有沒有變?
壓力緩解了。發現這點心裡很高興。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變得快樂,性格也變得沒那麼黑暗。在Studio過一種把煩惱拋諸腦後、只考慮樂隊的生活。


舞臺是一個讓你表現真實情緒的地方嗎?
自從Cover樂隊後,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完全照著自己的意思表演。我覺得這種舞臺表演方式很適合自己。自從玩樂隊後,性格也漸漸開朗了很多。


加入ギルガメッシュ之前也做過一個原創樂隊。
是的。一直在做cover,也想試試做原創音樂。這時認識了其他樂隊的朋友,開始做原創音源。


當時也試著作詞?
一直都在寫詞,也很認真的嘗試寫適合旋律的歌詞。


第一支樂隊是怎樣的樂隊?
第一支樂隊与ギルガメッシュ風格大相徑庭,不過和現在某些共同點。


剛開始喜歡樂隊就萌上LUNA SEA的時期,和現在的ギルガメッシュ有很多不同點。
開始ギルガメッシュ的活動后,我与其他成員谈过今後的路線,逐漸就發展到現在的風格。


雖然很多時候左迅君的歌詞都充滿了消極的情緒,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剛開始做原創時歌詞內容和現在的差不多,抒發自己的情緒。別人教我寫詞要契合歌曲的意境,也照做了,不過出來的效果很黑暗。(苦笑)


是按照你的性格寫的吧。
我就是把自己的想法寫出來,順從本能創作。我有能力。


左迅くん說順從本能,就是憑直覺行動?
是呢,大概就是這樣。(苦笑)總之就是天生天養,順著欲望行動的人生呢。跟著感覺行動,我想就是這樣的性格。


所以說你根據當時的感覺寫詞。
我猜你想表達的是我當時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現在的話,我寫我所想到的,配上旋律就哼唱。我想自己考慮的是想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不過腦海裡沒有什麼印象。


ギルガメッシュ沒有明朗的歌詞呢。
對,沒多少。(苦笑)


身邊發生很多不高興的事情嗎?
雖說我的生活很正常,相比快樂,惹人發火的和悲哀的事影響更深刻。


或許這些情緒更容易在記憶留下印象。
開心的時候,快樂很快就會消逝,持續下去的只有憤怒和悲傷,自然而然寫詞的時候就會寫下這些情緒。


很自然的忘記快樂的事情?
嗯,可能是吧。反正高興的事情很容易忘記。


原來如此。ギルガメッシュ活動后,環境慢慢有了很大的改變,有沒有不安感?
沒有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呢。我自己也想知道為什麼。


自從做音樂,決心成名的自信有沒有改變過?
沒有。的確沒有。我一直都是自信滿滿的,渴望成名的部分也是如此,的確不可思議。


在我看來,左迅くん不是自負的人呢。
對的。我也不認為自己是一個自負的人。LIVE有瑕疵時會很失望,但我會自我調節:明天會更好。即使沒有這樣想我也會繼續下去。


不過成名的可能性的確存在。
我想是的(笑)。我想一直都是如此。


比起長期從事音樂行業,或因唱歌得到的经历,是不是成名的夢想佔據更大的份額?
我還有很多其他的希冀。這個夢想自玩band就存在了,但是我更想要的是比親友混的更好,不過這樣想很不厚道就是了(苦笑)。我的家族有很多出色的成員,他們的確很優秀,有的是一流建築師,有的在電腦公司任職高層。因為親戚的壓力,很多人覺得我不符他們的期望。所以我想向他們證明自己。(苦笑)


所以我猜左迅くん把親戚的壓力當做前進的動力。即使不讀書,還有音樂。
我有音樂。有了它,我可以晉升為大人物,比親戚更優秀。這個想法很強烈,一直在心中燃燒。不過最近我只想好好的、瘋狂的唱歌,感動人們,治癒歌迷的心靈,諸如此類的。



總而言之,左迅くん順從自己的感情唱歌。不僅如此,你希望能給人們帶來某些信息。
自樂隊發行了迷你大碟《Reason of Crying》,我們開始以給歌迷傳達什麽信息為出發點進行創作。歌迷有很多的反饋。我們收到歌迷的信件,有些人表示聽了ギルガメッシュ後,看似不可治愈的痛苦得到了緩解。最近我們的想法調整為希望盡可能的拯救更多不同的人。


童年的孤獨感是不是幫助你瞭解痛苦的經歷呢?
因為知道痛苦為何物,我有更大的使命感拯救人們。最近這種感覺越來越迫切。讀了歌迷的資訊和信件,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盡力而為是我的使命。多虧了歌迷的支持,我自己得以成長。正因為我的成長,一種回饋歌迷的心情油然而生,反過來助我進一步成長。


你認為這就是希望改變的原因嗎?
是的呢。最近一、兩年最大的變化。


自己也感覺到渴望改變的心情嗎?
是的。這就是最明顯的變化,不是嗎?


觀看自己的舞臺表演後,不僅是唱歌,對自己的印象完全改觀的心情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是怎麼樣的呢?
舞臺是一個歌手最直接感受觀眾、與歌迷之間的牆慢慢崩壞的平臺。以前只是把自己的東西毫無保留的發洩,一堵牆無形的擋在我和歌迷之間。最近我拆除了這堵牆,聽了大量歌迷的感想,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一定會沒關係的。這樣的想法在心中佔據著越來越大的位置。剛開始的表演摻雜了很多的演技成分。恐怖的效果必不可少,嚇到歌迷的元素比比皆是,就是這樣我和歌迷之間產生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牆。這堵牆漸漸的消失後,我感覺自己可以將更真實的一面表現出來。


左迅くん想過自己的真實一面改變過嗎?
之前的“Stupid tour”很大程度上得到了鍛煉。巡迴完結後覺得自己改變了許多,精神上達到了鍛煉效果。

今年(2007年)歷時3個月的TOUR呢。
這3個月是樂隊活動至今為止最大的轉變。我自己也是如此。


哪一點改變最大?
剛才提到的,對歌迷的責任感,不知不覺形成的。不過其他部分也改變了許多。


雖然可能是年紀增大的關係,相比ギルガメッシュ剛結成時,成員變得更有男子氣概、更有成年人的風範。
從我自身來看,還沒到這個水準呢(苦笑)。自己還是得到某種程度上的改變。對樂隊、對歌迷的思考方式有所變化,自己則是另一回事。


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
自己沒有變化呢,反而退化了(苦笑)。作為樂隊的主唱渴望成長,但是作為普通人沒有特別的想法。平常的我怎麼樣也罷。


現在感興趣的、關心的事情只有樂隊嗎?
只有樂隊呢。興之所至只會看看電影,總之樂隊是生活的重心。所以才會說自己沒有改變。


可能這就是冷靜吧。
大概就是冷靜吧。之前沒有被人這樣說過呢,倒是經常被人吐槽“你給我靜下來”。現在還是被人這樣說教(笑)。樂隊關係者和觀看LIVE的歌迷都說我變了,但是普通朋友卻說我依然如初。所以沒有人說我冷靜呢。


作為普通人沒有改變,那ギルガメッシュ的左迅改變了?
可以這樣說。即使現在也只是和關係超鐵的朋友出去玩。


這一點和小學你沒有變化呢。
可能不會結交朋友這點沒有變,但我不想封閉自己,我也不知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可能是覺得和人聯繫很麻煩吧。所以我是少數派。


自己不覺得困擾嗎?
完全沒有困擾呢,但常常會寂寞。晚上睡不著的時候會覺得孤單,這是沒辦法的事。我是一個又矛盾又麻煩的人。


左迅くん和ギルガメッシュ的成員和Staff關係很好的。
關係不錯。一半朋友、一半band同事的感覺。


左迅くん认为ギルガメッシュ是怎样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作為band的成員之一,我要與一同實現巨大目標志同道合的人士保持良好的關係,普通生活中也好好相處。可能除了ギルガメッシュ外,我不想加入其他的乐队。成員之間的友情有強大的羈絆和美好的回憶,其他方面也有很好的關係。


很好的關係呢。先前已經提過,左迅くん想成為怎樣的主唱?
對歌迷抱有責任感,救贖歌迷的心情一直保持下去,成為最重要的存在。現在的目標是努力的向高處邁進。然後是傳遞更加廣闊的舞臺表現力。


關於救贖歌迷的心情,具體是?
像是覺得身處壓力漩渦中的人們,無論是什麼人,幫他們消除辛酸。讓他們重整精神。


但是,直接讓他們提起精神、努力獲得幸福的歌詞,我好像沒有注意到。
不過《Girugamesh》和《Reason of Crying》都有相應的內容,“你不是一個人”之類的。


也就是說,如果我在這裡,我就不是一個人?
如果ギルガメッシュ常伴左右,自然而然就會产生努力的鬥志。


“你不是一个人”的强烈控訴,果然證明左迅くん有過孤獨的辛酸經歷。
這樣想的話,沒錯呢。雖然沒有特別的意識到,果然是這樣呢,現在我注意到了。這是別人不告訴我,自己也不會注意到的一點。沒有特意想過以前的自己是怎麼的一個人。


果然是活在過去的經驗呢。反過來說,唱歌後有沒有收穫什麼?
發洩自己的情緒相對應,歌迷們向我們傳遞他們的思考,發現與自己有相同感覺的大有人在,有此產生了一種我們也得到救贖的良好互動。


那么左迅くん自己也著實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
這個嘛,說的沒錯(照笑)。果然我還是自己一個怕寂寞的人。


就是因為怕寂寞,可能就想唱像現在這樣的歌。
的確有這樣的趨勢吧,


那么訪談的最後,左迅くん成为大人物的夢想到底是什麽,請你簡要的介紹一下。
啊,究極的要求呢(笑)。希望保持現在的樂隊關係。作为究极的エヅラ(查不到意思),坐着高级轿车出现,打开车门,围观的群众发出“啊!”的尖叫,走红地毯,诸如此类的画面(笑)。


好萊塢的風格呢。
這就是名人的概念喲(笑)。小學以來一直在腦海中浮現的畫面。我還不知道玩樂隊會變成怎樣,還是希望踏實的一步一腳印向前邁進。以後的人生路不知道會如何。玩樂隊自然想成名,這是我的終極目標。




翻譯后感想:

其實我不是很滿意這次的翻譯,因為抓不准左迅的語氣,而且他廢話巨多(笑)。不過看了訪談的確嚇了一跳,其實左迅是一個性格黑暗的人,表面上嘻嘻哈哈的他心裡有很多苦。所以他很依賴愁吧,愁是一個值得依靠的好人。不過摩羯座的愁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冷靜”(笑)。還有有一點吃驚的,左迅以“一半朋友,一半band同事”形容他和成員的關係。所以再次證明一個道理:“一起玩band不代表我們是老相識”,這已經在J+得到充分的驗證。“朋友”和“同事”也有明確的界限。不過giru的關係已經很和諧了,如果左迅和Ryo与弐都是這樣,可以想像他和“完全型朋友”是咋樣的關係wwww

左迅不愧是數學得0分的“天才”,說話完全沒有邏輯。關於“為歌迷打氣”的思考完全沒有在歌詞中體現出來,取材記者村山幸さん指出這點矛盾,左迅立即和記者唇槍舌劍。結果最後還是社會經驗老道村山幸さん幫忙理清思路,左迅繳械投降www。“你不是一個人”(きみはひとりじゃない -- 熱血黃健翔モード)我沒有共鳴,可能日文水平不佳吧。。。

不過左迅說背負歌迷的期待和使命感進行創作,作為音樂人的他也想的太沉重了。這可能就是日搖和歐美搖滾的區別吧,“國民”VS“個性”。現在giru的歌詞少了一些特質,多了幾分溫柔,可能這就是左迅想救贖大家的心情吧。雖然我個人不是很贊同他的想法,不過做日本音樂必須要考慮“大家的想法”,否則自己也生存不下去。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