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爱他就要黑他 LIVE参战 LIVE參戰 不負責任樂評 大切なこと 翻譯 膚淺萌男人 J系音乐志 ムック LUNASEA 囧圖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腐女日志 ??羞肴???隙査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音樂人控 (ROCK AND READ 23 Ryo訪談)
作為ギルガメッシュ的鼓手,Ryo既是Main Composer,又負責從arrangement到engineer link的工作,他是一個既會弦樂器又會鍵盤的音樂家。他的上半生與音樂相關。出生以來最初的記憶是音樂,趣味和工作也是音樂,說起來也是坦然處之。不僅如此,不到25歲的他把未來規劃和志向與音樂聯繫起來。365日24小時、每日每夜在音樂的氛圍中工作的音樂狂熱者,Ryo的志向是什麼?
出生以來最深的記憶是什麼呢?
2、3歲的事。爺爺奶奶家是音樂世家,奶奶也玩木吉他的。我就用木吉他bonbon彈兩下,又會試試調弦。我到現在還記得去爺爺奶奶家玩木吉他。

最初的記憶是木吉他,有一種命中註定的感覺。童年是一個怎麼樣的小孩?
總之是個哭啼蟲,又會撒嬌。幼稚園入園式,小孩不是要坐在椅子上嘛。後面站著的都是小孩的媽媽。我一個人覺得好恐怖,一直都粘在媽媽身邊站著(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很不好意思(笑)。

過去是一個害羞的小男孩。
的確很害羞(笑)。

有沒有兄弟?
有,兩個哥哥。小時候哥哥總是欺負我,總之被打的渾身是傷。還有呢,小時候有段時期超級流行迷你四驅車,我就拼死拼活買各種各樣的模型。我喜歡改造車的部件。打架時什麼都打壞了(笑)。小時候經常想“哥哥好恐怖啊”。

這就是“打死不離親兄弟”(笑)。那麼小就熱衷迷你四驅車,很有興趣呢。
我很喜歡拼四驅車,也喜歡玩高達的塑膠手辦。一般不是一邊看說明書一邊組合的嗎,我不用看就隨意拼了(笑)。“不就這樣嗎”,經常這樣想(笑)。

有熱衷某些事的氣質、又有創意的心思,是不是一個有些性急的小孩嗎?
是的(笑)。

以前是不是一個規矩的室內小孩?
不是,基本上喜歡去室外玩。時不時會砌塑膠模型,但不是總在玩。玩的遊戲都是體力型的,經常玩的有生存遊戲,諸如此類的(笑)。還有,雖然我家不在鄉下,一到夏天蟬和蠍子就會跑出來,我會去捉它們。普通的捉蟲淘氣鬼。

在哥哥稍稍的恐嚇下茁壯成長。上小學後是怎樣的小孩?
怎麼說才好,總之不在讀書狀態(笑)。我不是很喜歡讀書,只對圖工和體育感興趣(笑)。

不學數學和國語,父母不擔心嗎?
所以我被拽去補習社咯。不過即使不努力讀書,成績也是馬馬虎虎過得去。印象中我沒有努力讀書過。幼稚園的我是個哭啼蟲,上小學就變成一個混混大王。通常以我為中心,很多人在我身邊混。然後經常說“上吧!”之類的(笑)。

放學後大家集體出去玩?
是的。放學後也不回家,玩到8點才回家。(笑)

8點!?很晚才回家(笑)。
還經常激怒父母(笑)。剛開始是7個人出來玩,不知不覺人數越來越少,最後變成兩個人,然後就說“那麼回去吧”。回家後父母很生氣(笑)。然後每天一樣的晚歸(笑)。

通常玩什麼?
什麼呢。踢罐子、打棒球,玩的很瘋(笑)。公園裡不是有那種圓形的攀登架嗎。大概4個人捉住架子,然後鬥快旋轉,fu一聲飛出去(笑)。爬到公園廁所之類的屋頂上,說好鬥膽量,之後就飛出去(笑)。

真的嗎?不會骨折嗎?
沒,我骨折過(笑)。我們本打算搖千秋,一邊搖一邊跳出去,看看越過千秋欄後可以跳多遠(笑)。結果我撞到千秋杆被人送到醫院(笑)。雖然沒有骨折,卻留下痕跡。我們就是會做這種事(笑)。小學一年級到三年級生活的很愉快。不過小學四年級時被人欺負得很慘。而且是女生(笑)。

咦,女生,為什麼呢?
不知道。我也不記得被欺負。估計全班女生都欺負過我。

集團無視之類的?
應該不是吧,上課時被欺負之類的。女生是不會欺負女生的,真是又壞又陰濕的感覺(笑)。所以我不是經常去學校。我說過“因為不想被欺負,我不想上學”。總之我被爸爸打一頓,被強迫拽到車上,還被抓頭髮,拉扯到教室。這樣反而更受人注意了,我對上學越來越反感。不過也是小學四年級的事。上小學五年級感覺終於擺脫了他們,反過來做了欺負人的一方(笑)。

這,這樣啊(笑)。小學高年班讓早熟的小孩有小大人的感覺,是不是小時候就沒那麼小孩子氣?
我還是像個小孩。不過我的成長標誌就是玩耍的危險程度越來越高(笑)。下次就是煙花和2B爆彈。那時玩的遊戲有火箭煙花,就是手上一直拿著煙花,“ban”一聲之前發射出去(笑)。在社區的胡同裡放煙花之類的(笑)。給大家帶來很大麻煩(笑)。總之小時候就是一個不良青年。

總之那時還沒有追逐音樂嗎?
沒有。那時很流行寵物小精靈,買的第一張CD就是寵物小精靈主題曲(笑)。當時會留意電視播放的曲子,所以我去買那張CD,動畫片主題曲之類的。這樣說來,哪一部動畫片的主題曲是PIERROT唱的來著。(應該是《神風怪盜貞德》,原來Ryo會看少女動畫片 =_=)當時沒有認真的接觸音樂,就是普通的“小孩子的考慮思維”。不過上中學後,我有朋友是玩吉他的。就以此為開端組了一支樂隊。

大概是中學幾年級的事?
一進中學就組的樂隊。那個人是其他小學的朋友。就在那時遊戲機室出了一款《Drum Mania》的遊戲。我啊,不知道為什麼玩的很厲害呢。放學後總是去遊戲機室打機,一定玩爆機(笑)。那時心想“不如就試試打鼓”。然後,我指著大家說“好吧,你是貝斯,你做主唱”,樂隊角色就決定下來了,大家就決定了玩樂隊的事情。

當時想做什麼樣的音樂?
PIERROT的風格。我嘛,那時完全不知道樂隊的事情,單單嘴裡說“啊,想和PIERROT的吉他手一樣厲害啊”,然後和大家一起copy PIERROT的曲子。但是我不會打鼓。所以我和媽媽說想學鼓,之後就去上打鼓課。又會和老師說“我想打這首曲子”。慢慢的就有了打鼓基礎。到了某種水準後曾經想過放棄。

這裡體現了你的性格。人生處處都有音樂,有沒有過變化?
可能變過,可惡的部分之外慢慢變少。後來漸漸迷上音樂,無聊的玩耍就沒去了。

反過來說,就是因為這樣發現音樂很有趣。
對的。我也沒迷到那麼深。如果當時還繼續玩危險遊戲,不知道到時候會怎樣,幸虧我迷上了音樂。音樂的確讓人著迷。後來不單是打鼓,又會彈吉他和鍵盤,其他的樂器也想試試。初一下半學期幾乎玩過所有音樂。

初一時音樂才華得到綻放。當時是不是聽過各種各樣的音樂?
聽了很多洋樂,如Avril Lavigne。哥哥喜歡聽Janne Da Arc,在家裡老是聽,我自然也耳濡目染了。不過當時的廣告之類的都是洋樂藝人來日的消息,去TSUTAYA看到的書都是洋樂藝人做封面。當時抱著對他們一定的興趣聽KORN啊,Avril Lavigne啊。一邊聽一邊心裡想“為什麼這個音在這裡差那麼多”。後來慢慢的聽很多音樂。

不是旋律,而是某幾個音?
是的。音與我想像的不一樣。鼓的聲音,是實話有點不一樣呢。因為有心注意,那時已經有Multi Track Recorder(MTR)呢。中學時買了8チャン的MD8,如此而已。當時我已經花了父母不少錢(笑)。

這樣啊……(笑)。既然能彈奏那麼多樂器,試過用MTR錄歌嗎?
不只這樣,已經會做了。

啊,已經作曲了?
是的(笑)。一買MTR就一直作曲了。做Copy的話一邊聽CD一邊看樂譜有夠麻煩的(笑)。所以自己作曲更方便一些(笑)。就這樣我開始做原創音樂,能創作好幾首很土的曲子。剛開始要錄下所有的聲音,後來覺得“這樣絕對不行的”(笑)。然後在網上之類的地方知道MTR,心想“啊,有這玩意兒就沒問題了”(笑)。買了MD8後就帶著去Studio,自己在鼓前架一個麥克風,錄下鼓的聲音。

很厲害的中學生呢(笑)。
這樣啊?不過雖然是自己錄音,效果不是很好,就是不像外國artist。大概初二時我就開始像了,身邊的朋友只到Copy的水準。所以我想寫原創的曲子,但是大家都沒有興致。沒辦法,只能敷衍了事。後來和弐與愁一起組樂隊。他們想進出live house,原創曲子是玩樂隊的基本前提。樂隊結成初期的曲子都是我寫的。雖然曲子很土,但大家會用心去演奏的。

比身邊的其他人都要先走一步。之前提到你又彈吉他又彈鍵盤,但為什麼會選擇堅持打鼓?
因為喜歡YOSHIKIさん。YOSHIKIさん又彈鋼琴又打鼓,與YOSHIKIさん相比我很水皮。所以我想超越YOSHIKIさん。因此我要學很多東西。

只有鼓是中空的。
沒錯。我覺得打鼓最有型。普通人會覺得打鼓不是很突出,但我不這樣覺得。就算是辦LIVE,鼓聲不是最突出的嗎?在LIVE HOUSE之類的地方,觀眾看不到的時候,鼓手能站起來就好了。

說的沒錯(笑)。我想知道思春期除了音樂以外的事。上高中有沒有發生變化?
除了音樂相關的話題就沒有了。刚才就提到了,中三末就开始ギルガメッシュ。那時又想早點辦LIVE,又覺得升學考試什麼的好麻煩。然後我說“就選私立學校了”,決定上私立高中,不用考試就能進去。不過那間學校對頭髮的要求很嚴格。每個月都要檢查頭髮,學校做事方式也不很清楚,總之我每次都被捉住。我頭髮又長又穿耳洞,學校絕對不允許。然後我跟爸爸媽媽說 “形象是我的生命,能不能不上學”或“上不了學就不能玩樂隊”之類的(笑)。而且是持續1個學期的請願攻炸(笑)。突襲那種。

高一時就跟父母說“能不能不上學”,是不是已經注意到自己很有男子氣概?
是的。要斬釘截鐵,說的時候最痛苦。不過真要說時就覺得全身軟綿綿了。父母回應:“不上學也可以,不過一定要高中畢業”,說的很平淡。結果我轉到通信制的高中。所以那時候要巡迴的話,寫學校作業是辛苦的(笑)。

很了不起呢。乾脆的說不想上學想專心玩樂隊,與雙親的約定也好好地遵守。
我自己是很努力的(笑)。而且我真的很喜歡音樂。除了很認真的做音樂,其他該做的事也努力的做了。所以我一邊玩樂隊一邊打工,上通信制的高中。這就是每天的生活。

很強大的動力呢。是什麼讓你那麼努力?
僅僅因為是我很喜歡音樂。總之與音樂相關的東西我都很有興趣,但都沒有深入考慮。

所以不是有什麼矛盾、或異于常人的求進欲望,而是單純的以積極和前進的姿態享受音樂?
是的。我不是心有不滿就訴諸音樂的人。轉學也沒有氣餒過。

Ryoさん不是无缘无故的放弃學業。其他不上學的人,有很多學壞的。
啊~。我完全不是這樣的人。

雖說享受音樂,ギルガメッシュ的音樂是非常具有侵略性的,表现人間負面的部分。這點很有趣。
啊,這樣說也沒錯。這個嘛……中學的事了,我很討厭一個人。真的很討厭他,心想不如殺了他吧(笑)。那時玩音樂就想“樂隊一定要成名,給那個傢夥好看!”。所以說音樂有負面的部分(笑)。

既然創作藝術,這個部分也是很必要的。剛才提到的,樂隊、打工、讀書一同進行,當時是怎麼做巡迴的。
一直在老家的市川club studio玩音樂,左迅加入之前一直在那裡做巡迴。當時我還沒有高中畢業,17歲左右的事情吧。

才17歲就有巡迴經驗?
是的。18歲就去名古屋做巡迴。這個我也沒覺得很了不起。

這已經很了不起了(笑)。巡迴時只有成員4人開車去嗎?
是的。而且當時會開車的只有弐。弐和愁一起去學車。拿到駕照半年,愁就沒了駕照(笑)。

啊,為什麼?
超速。車速超過70公里每小時,駕照丟了。還有,好像罰金10多萬來著(笑)。本來我們打算巡迴至少要有兩個人要拿到駕照,很努力的考(笑)。剛開始的兩年只有弐一個人開車。雖然他也會抱怨一兩句,LIVE後他自己會說“車,誰去拿……不就只有我嘛”(笑)。看到此情此景,覺得他也太辛苦了,心想我到了年齡也要特訓考到駕照。我拿到了摩托車行駛照,考車駕照易過借火。從此之後兩人負責開車,去東京、福岡,真是往死裡開(笑)。

好厲害呀,才20歲不到。
真的呢。感到了年輕的力量(笑)。

不過Ryoさん也拿到了摩托車行駛證?
是有的。我喜歡音樂和摩托車,大概中學末的事情。玩樂隊時也對摩托車產生興趣。熟练了就拿到了原動機付チャリンコ驾驶证。虽然会开原動機付チャリンコ,还是不知足啊。這點我是知道的,特訓學習的功效。努力的學,1個月後就拿了駕照。

很早呢。
學校也不是每天都有課,教習所的作業量也不大。一般來說一天2到3小時的練習量是界限,我的話就每天練上個7小時(笑)。

學習喜歡的東西就有高度的注意力,果然很厲害呢。
我對注意力有很強的自信。

平時教習所要呆上7小時。
我是沒關係的。學習、練習,學習、練習…… 不停輪回。在不需要合宿的情況下用最短的時間拿到駕照(笑)。我還試過摩托車旋轉呢。

想要怎麼樣的摩托車呢?
其實我很想要暴走族的族車……

族車?
坐在4フォア之類的,ロケットカウル(两个都是暴走族專用車)之類的東西(笑)。我很想坐這種車呢,但是心裡又覺得很不好意思(笑)。一般是本田標準型CB400 super フォアV-TEC。

這就是所謂的“裸車”(沒有外殼的摩托車)呢。
是的。不過中途又換了big小型摩托車。CB400是二手車,立即fu一聲就壞了。什麼嘛(笑)。

不過也開得很開心吧。
可能是吧(笑)。真的很開心(笑)。

果然如此。“裸車”之後為什麼要買big小型摩托車?
“裸車”不行了嘛(笑)。還有其他的考慮。我一個人住在東京,開車是很重要的時。如果能隨意的開車,big小型摩托車比較合適。載一個人OK,載物也OK。再說我是借媽媽的錢買的,只能買majesty。

Big小型摩托車坐上去也很有型呢。小時候不是改裝過迷你四驅車嗎,有沒有改裝過摩托車……
沒有,車已經嘎吱嘎吱響了。首先,車身是普通的塗裝。說到塗裝,我很厲害的喲(笑)。用電動的纸ヤスリ擦车身,再用サーフェイサー吹,把颜色涂上去,然后再轻轻的擦,上用ウレタン吹之类。我很喜歡做這些工序(笑)。

好厲害呢(笑)。多才多藝。
不是,只是小時候開始就喜歡細工活。不過換顏色的話,防寒具也要重新換一個。防寒具太大,雖然可以加進去,但很容易被偷。這是易偷物品。現在我都沒有加防寒具(笑)。

咦?這樣有點糟……
不會啊,真的會被偷。做巡迴之類的用不著摩托車時電池的電也沒了。做完一個巡迴後,回來想要騎車時,“咦,防寒具沒了”(笑)。本想換了前面的外殼,“咦?外殼也沒了”(笑)。

咦?外殼也偷?
好像很多人偷。鍍金的皮帶輪外殼特別容易被偷。

是不是同一個小偷?
可能吧。不過每次摩托車被偷這個那個的情況特別多。嘛,部件還好好的就行了(笑)。

雖然是這樣說……。還有一件事,對喜歡的東西有很強的專注力,這個氣質是天生的呢,還是少年期培養出來的?
兩方面都有。小時候對迷戀的事就沒日沒夜的研究。剛才就提到了,不用看說明書就能砌塑膠模型。老爸看到也不禁讚美兩句:“不用看說明書就能砌塑膠模型,好厲害”。被讚美了心裡很高興,然後越弄越多……就這樣輪回下去。而且一動手就有很強的集中力,這個特質會慢慢在體內留下痕跡。個人覺得小時候被讚美是很重要的動力(笑)。

有同感(笑)。話題回到音樂,Ryoさん不是因為“我要用一生来玩樂隊!”的决心,而是因為想長期追求有興趣的東西。
是的,我有這種感覺(笑)。

儘管這樣說,憑著愛好選擇音樂的工作,反過來說有沒有辛苦的一面?
沒有呢。

只有音樂的單調人生,會不會覺得疲倦?
沒關係。我有興趣的。而且只有音樂(笑)。不僅是音樂,我又是engineer系,又是computer系,這些都很喜歡(笑)。

因為這樣要努力學習?
努力學習,經常都是。對engineering產生興趣的起源果然是聲音。抱著“為什麼這裡要用這個音?”的疑問開始學習。Linkin Park和其他邦樂重金屬樂隊的音有很大的不同。雖然同屬重金屬系,為什麼LP不同於其他的重金屬樂隊。不是有很多copy Linkin Park風格的樂隊嗎。旋律雖然像Linkin Park,但具體的某個音卻不像。這樣的研究從17歲左右就開始了。17歲時買了デジデザイン的Mボックス(為了驅動Pro Tools的audio interface)和麥克風。國外都有這些器材,經常有人說這些是世界標準,所以我也要同國際接軌。不知道怎樣用軟體就入手,心裡只是想著用了這些東西就能做出和Linkin Park一樣的音了,事情不就變簡單了嗎(笑)。總之就先用這些東西作曲吧。然後是DAW(digital audio wax tension = 用computer自宅錄音)debut。熟手此軟體只用了半年左右的時間。

半年?很早呢。
可能吧。每天有時間的話就會碰碰它們。自從進了現在的事務所,慢慢也學會了編輯recording data。別人叫我怎麼去編輯。就這樣去了專業的現場,學習和吸收了很多東西,下一張作品就可以自己編輯了。

去了音樂人的專業現場,親眼看到了專業的技術。無論是音樂人還是表演者,如果有他們的協助就如虎添翼的有很多,Ryoさん的想法不一樣?
是有不同。拜託他人才能實踐自己的想法,這樣不好。所以我是自己的想法由自己去實踐的人。不管是recording,或是TD,我都希望是自己去做。果然只有到了LIVE會接受他人的PA(笑)。Recording的話,反正萬事不怕有心人。

是的。不過要創作專業的曲子,實踐也是很重要的事。到engineering的工作也親力親為,這需要很多的精力。
是的。的確到了recording的階段睡眠時間也越來越少了。不過我有興趣,所以不介意,即使犧牲睡眠時間也在所不惜。

因此作品也包含著你的辛勞。完成作品是不是有很大的成就感。
嗯。成就感很大(笑)。

現在對你而言,打鼓、作曲、engineering沒有哪個特別鍾情,三個都注入相同的熱情。
是的。所有都會做,哪一個都很開心的做,因為工作沒辦法都得做的感覺也沒有。打鼓、作曲、engineering三者相互聯繫。不過還是稍稍覺得有點過度依賴engineering(笑)。我希望自己能夠努力一些,學更多東西。

是不是覺得與engineering相關的事情興致勃勃,比打鼓更有樂趣。
啊~~!即使沒了它也沒關係啊(笑)。

放心了(笑)。就算對engineering有興趣,還是建立在音樂的基礎上。
是的(笑)。我還是覺得engineering是很好的東西。興趣因工作而生,工作因興趣而做,這樣的環境很好。我一直在做音樂,沒有厭倦也沒有勞累。今天的取材、攝影工作完了之後,回到家也會碰電腦。“不如今天試試開著這首歌的data開心一下”的感覺。普通緩解壓力的方法就是在家裡隨便弄些engineering的素材,搞不好就獲得一些想不到的東西。因此我會在recording過程中使用錄下來的素材,然後進行各種各樣的研究。

原來如此。一石二鳥。
是的(笑)。一邊玩一邊獲得data,會發現各種各樣的東西,由此催生下一張作品。半玩半創作的曲子,反而體現了自己的水準。如果洞悉一切,自會發現弱點和反省點。

如此有意義的作業,我開始瞭解了。不過有完全與音樂無關的事情讓你精神一振的時刻嗎?
常常有“去玩吧!”,身體力行。所以ギルガメッシュ每年夏天恒例要去郊遊,尽做些傻事(笑)。去海邊游泳、釣魚,在森林裡用兩手捉住很多東西然後掰掉,有伊勢蝦就抓之類的(笑)。去郊遊就是回饋自然,肉體上、精神上重振元氣。我啊,有了每年一度的郊遊就沒事了。

本性上還是音樂人(笑)。為樂隊工作時,有人把先前的事拋諸腦後只關注現在,有人在某種程度上會未雨綢繆。Ryoさん是哪种人?
我是后者。當然做一件事要全力以赴,但要懂得在極限之前知難而退。自己的東西被使用之前,要把全部精力傾注在樂隊上。但如果到了80歲,“還能不能做ギルガメッシュ的音樂”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因為我將來要結婚、要組建家庭。想到這些就聯想到很多現實的問題,例如製作人、培養新生代的樂隊,總之我想要一個安定的生活。但是樂隊不向上爬,自己也不能成名。就因為這樣,樂隊裡不想上進的部分還是有的。

即使求安定,也不考慮與英語無關的工作?
不考慮。普通的工薪族……最近可能沒人說工薪族安定(笑)。總之沒有興趣,也做不來(笑)。

自中學生以來就決定走音樂的人生道路。如果做不了音樂人,想做什麼其他職業呢?
會做什麼呢……暴走族之類的(笑)。八九不離十了(笑)。

胡同混混嗎?
可能(笑)。不過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會喜歡砌東西什麼的……木工吧。可能會朝這個方向發展。還有,我也喜歡電腦,可能也會做這個方面相關的工作。

電腦軟體的熟手使用和短時間內曉得駕駛摩托車,代表你有一個集中注意力的頭腦,小時候就是個頑皮的小孩。
可能吧。大概頑皮生下來就沒有變過。

Ryoさん也希望改變呢。如果當初沒有成為音樂人,搞不好會成為掌握以前電腦組裝技術和現在新誕生的最新技術、有藝術家氣質的職業人。
這個很好呢(笑)。好帥,走這條路也不錯(笑)。

那麼接下來的人生要走什麼方向?
這個嘛(笑)。與現在的生活相關的,首先通过ギルガメッシュ制霸世界,让ギルガメッシュ成為世界性的樂隊。樂隊的框框漸漸延伸,每年都可以到達世界水準。總之國外的聽眾問“ギルガメッシュ是哪國的樂隊?”之前成長。還有,無論在哪裡做LIVE都可以成為一個讓客人激情盡放的樂隊。在這個基礎上再嘗試製作人的工作。就這樣,我希望我的人生與音樂同為一體。我嘛,想要一個與音樂有關的人生,用音樂掙口飯吃。其他的都不會考慮了。


翻譯感想:
最大感想:Ryo看少女動畫!!!!這個大發現!!!

中間有關錄音和車的器材術語沒有背景知識,所以基本就保留原文的語言。撮合著看 (>_<)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