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無國界,歌迷有國籍;VR是興趣,翻譯是職業


宅女作者

モリンノ

Author:モリンノ
一个不懂装懂的混蛋
座右銘:愛他就要黑他
特徵: 難得一遇的“雙子+AB”
個人說明:
本命:ギルガメッシュ
別格:
LUNA SEA
cali≠gari
MERRY
lynch.
摩天楼オペラ
バロック(?)

特別說明:除以上盤,其他樂隊一概密碼。

お笑いが大好き!

偽飯一個、胡言亂語、一家之言



~AD~



『メリー』



~俺家的Mori 俺来W~



文章分类



用户标签

ムック LIVE參戰 爱他就要黑他 翻譯 LUNASEA 不負責任樂評 LIVE参战 大切なこと 囧圖 J系音乐志 90年代的一些事一些情 腐女日志 ??羞肴???隙査 膚淺萌男人 



コメント



官网 + 好友

管理者ページ



~INORAN~



Official Blog

LUNA SEA Girugamesh Blog Girugamesh Staff Blog kannivalism Blog 自由気ままに気の向くままに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バロック現象 第3現象 激しいライブハウスツアー @ SHIBUYA-AX, 2012.07.17
未命名

传说中的乐队baroque,没想到去年重新活动,现在的LIVE TOUR已经做到第三巡回了。其实当年他们的歌非常前卫,解散完全是年轻的荷尔蒙作祟。现在好不容易重新活动,当然要捧场。

说来正巧,我本是打算看giru的东京和京都两场的,正好可以游玩大阪和京都。后来因为baroque放出消息,7月17日在东京有LIVE。我想这个难得的机会,不看baroque对不起自己,所以就放弃giru京都了,转战去金沢(现在后悔了,因为金沢主打GO。。。)

SHIBUYA-AX的隔壁就是NHK电视台和各大以NHK命名的场馆。这也是本次日本之行最好认的场馆了。去之前我去了一趟LIKE AN EDISON,入手了两张baroque的CD,顺道问了店主SHIBUYA-AX怎么去。好心的店主还拿Iphone看GOOGLE地图,无奈东京地铁的路标比他的解说更详细。。。反正就是顺利找到了SHIBUYA-AX。

看了三个artist的LIVE,giru的饭最平民,-OZ-的饭最资深,baroque的饭最“不良”。各类吸烟、女仆、校服的。。。反正看上去很恐怖的样子。票的番号好后,属于最后300人进场的级别TAT。我进去的时候顺便买了GOODS。T都有,无奈毛巾卖完了。冲冲收好东西,冲进场。因为我很喜欢圭的音乐,自然站在圭side。我本来站在右边出口的门口,10分钟后被后来的饭挤到里面。

LIVE预定18:30分开场,可是member到了18:45才出场。先出来的是ササブチ。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ササブチ完全是一副落魄的样子。以前在Plastic Tree还是忧郁小青年,现在完全沦落为失意人士了。样子超级WS,额头的头发又长,和普通的STAFF完全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之前有了解,我完全不能认出那个是ササブチ。晃和1月的造型没怎么变。不过晃早期baroque时期是真的帅啊。怜是T恤+牛仔裤。他应该是减过肥,现在超级瘦,那裤子啊。。。不过怜比我想象中还娇小www。最后是圭。圭的气场非常强大,黑色外套,白色衬衣,只扣了一个口子,露出小肚子。。。不过还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吉他手。

开场的时候,我跟着人群挤到后方中段。本来跟着大家举手在后面平静的High挺好的。ガリロン一出,前面的饭开始玩“人肉洗衣机”,我也就顺势“凑个热闹”,没想到杯具发生了:先是一个饭踩到了我的鞋,我一下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鞋也飞了。我当时真以为要死了||||幸好后面的饭把我扶起来,但是我忘了向他们道谢 Orz。如果我在中国中原地区,肯定早就趟医院了。。。baroque的饭是雷锋啊!!本来“裸足”看LIVE已经够悲催了,没想到后面的饭一直向前挤,我根本就没动,无端端就杀到第四排||||而且正好就是圭和怜的中间|||| 于是我和怜和圭就只有3米的距离。。。怜非常喜欢跑到我的前面唱歌,我也可以认认真真的看到怜的样子:比01、02年相比,他现在的样子非常沧桑+憔悴,而圭则是10年来没怎么变过,依然很有气场。

后来就唱了Cherry King, モノドラマ,和其他早期baroque的歌。我全场都在甩手、摇手,还有盯着怜看,根本没有心思记唱了什么歌。我对整场的记忆只有“怜好帅”这三个字。就算没了万作,整场LIVE基本就是怜和圭的专场。首先怜很少去晃的地方互动,一直都是怜和圭在对视;然后歌与歌之间怜很喜欢找圭讨论问题,好像晃是透明的。。。他们两人果然羁绊很深厚,不是任何人可以侵入的。

别看baroque的歌很柔和,其实他们的LIVE很恐怖。前排的饭不停的甩手和向前挤,我连喘气都觉得很困难。我开始后悔为毛当初要“凑热闹”了,而且我一直在担心我的鞋怎么办。。。圭在头几首歌的时候已经注意到我的存在,还摆出一副疑惑的表情(这对后面的发展有决定性的作用)。规定时间的LIVE结束后,圭朝我的方向丢Pick。结果Pick弹到前面女生,然后弹到我的身上,掉在了我的前方。我异常淡定,前面的女生开始疯狂的寻找。这估计是我最接近Pick的一次了。。。

过了10分钟后,LIVE进入ENCORE部分。这时前面有人退到后面去,我不知不觉成了第三排。。。ENCORE的歌完全是在搞气氛的,饭耍头甩手更猛烈了,我的眼镜也差点被打掉。第二首歌时,圭开始向观众跳下去。圭一直没有向我的方向跳下去。他共跳了三次,两次右,一次左,每次都要我伸手去摸,不过好在也摸到了,汗湿的背部XD。我本来很期待怜也跳下去的,但是他一直没有这样做 Orz。

下面好像是MC时间?怜先问了ササブチ,ササブチ居然邀请他打鼓。怜没法拒绝ササブチ的邀请,就在ササブチ的鼓上随意瞧了两下。全场发出惊叹的声音,但是怜却不好意思:

怜:“这可是我今年最紧张的时刻了。”

ササブチ也意识到自己前额的头发太长。他在MC里说因为头发太长,汗水就这样滴下来,很不方便。他还说手套GOODS很好,建议大家入手。

晃我就忘了说啥了||||

最后是圭。圭一说话,大家就陷入了沉默。

圭:“今天是TOUR最终场。一年前(2011年7月17号)正好是baroque重新出发的日子。本来一切向好的时候,bassist万作却不在。我们2004年解散,但现在才是乐队最大的危机。我真的很担心他。非常担心。很感谢大家在twitter上问候我们。希望大家有万作的消息,一定要在twitter上告诉我们。”

大家纷纷表示:我们一定会tweet的!

MC之后就是另一轮的“人肉榨干”轰炸。我再也抵受不住饭的拥挤,自然而然的退到后面空间比较大的地方吹空调了。。。

接着,怜拿上缺席万作的BASS,唱全场的最后一首歌,还时不时亲了BASS以表示自己对万作的思念。LIVE的最后部分他邀请我们一起la la la。怜也趁机环视全场,我也因此得到了一个和怜对视长达5秒的机会。怜的眼神异常温柔,看到我心都融化了。就在此时此刻,我想到了圭和怜在kannivalism时期翻唱LUNA SEA的LOVE SONG。这是少数我认为翻唱比原唱更出色的曲子。怜的声音既柔弱又沧桑,让人听了心痛不已。LIVE更是如此。就在那刻,我全身融入了怜的声音当中,尽情享受他的演唱。

QQ截图未命名
上述是看LIVE的所有成果。真的好累啊 > <

LIVE就这样结束了,时间过得飞快。要我做个总结,baroque的LIVE并没有录音室的好听,可能是因为他们的音乐更适合CD静静聆听。而且既然baroque的LIVE那么恐怖,我觉得看过一次尝鲜就OK。LIVE果然还是giru的看的最过瘾XD。

日本之旅就完成了!我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那个平静又操蛋的生活。四场LIVE看下来,我真觉得我已经老了。LIVE后段根本跳不起来,而且好累。如果人在日本,一个月看一场LIVE肯定受不了。一年两三次就够了,而且就看心仪乐队的。

另一个感受很深的地方是,虽然在东京感受不到,但是日本的地方非常歧视中国人。这次去金沢我深刻的感受到了。景点还是很友好的,但是到了住宅区,到处可见只用中文写的警告标语。然而地方对中国人的态度非常不好,起码没有东京人那样客气。

反正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来日本,打死不去地方,以免被人瞧不起。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